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討論-第一八八章 北辛突變北林變窮回家推薦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北辛这次回来后,变化非常大,以前周末回来,都是北森接送,拿回来的脏衣服,也是北森和青梅帮她洗,到了周日,要么是青梅,要么是北森给她把换洗衣服准备好装进背包里,从来也不做家务,就是她自己的房间也是保姆阿姨帮忙收拾。
这回周末,北森正准备去接她,她自己打的回来了,一脸笑跟北森打招呼,她告诉北森:“哥哥,你忙,以后周末不用你送我上学和接我放学了,我长大了,我能打的来去。”
北森就表扬她懂事了,然后,北辛自己将背回来的脏衣服找出洗衣盆用洗衣粉水泡上,过了十几分钟,自己搓洗衣服,然后放在洗衣机上清洗。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ptt-第一八八章 北辛突變北林變窮回家看書
北森怕她不会用洗衣机,她笑着说她看过姐姐和哥哥怎么用,她会用,衣服清洗干净了,自己拿衣架一件一件的晾了起来。然后,收拾自己的房间,将灰抹过以后,又将地拖干净。
刚好青梅下班回来,看见北辛自己做家务,非常惊讶,就问北辛是谁让她做家务的,北辛笑着说:“我自己愿意做的,我长大了,我是家里一员,就应该做家务,减轻你们的负担。”青梅激动的过去抱住她亲了亲她的脸说:“北辛,你真乖,姐姐太喜欢你了。”
北辛说她还要搞客厅卫生,北森笑着说:“你就把自己的衣服洗了,自己房间收拾干净就可以了,其他的你不用管,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学习上。”青梅也赞成,北辛就说自己有时间了,一定多做家务。
大家一起吃饭,北辛就给虎子挟菜,吃完饭,她抢着收拾碗筷,她正要洗碗,保姆阿姨赶忙过来笑着说:“二小姐,碗筷你可别抢着洗,不然,阿姨没事情做了。”北辛只好放下碗筷,她给北森杯子续上水,递给北森,北森就让她做在身边,问她这回返回学校,学习能不能跟上。
北辛笑着说:“我已经找时间把落下的课程补上了,这次月考,我全年级第三名呢!”
北森高兴的摸着她的头说:“妹妹,真是好样的,我跟你发红包。”就给她发了八百元奖金,北辛赶忙说:“谢谢哥哥!”
青梅就说她昨天看见有报道说终南山上有很多人出家修行,其中有很多企业主,她就说自己想去,北森笑着说:“你出家了,我和两个儿子怎么办?你还是做一个俗人好。”
青梅笑着说:“我早晚还是要出家清修的。”
北辛笑着说:“姐姐喜欢出家修行,将来就把家交给我,我能把哥哥、虎子和自强照料好,也能把家管好,你随时能回来,你放心。”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妙語著華章-第一八八章 北辛突變北林變窮回家熱推
青梅和北森看北辛一本正经的说这番话,都觉得她可爱,都笑了。
北辛站起来说,自己去读书,做作业。她走后,青梅笑着说:“北森,你看看,我的方法有效吧?北辛变得懂事多了。”北森就夸青梅有远见,会教育孩子。
他们正在闲聊,突然门铃响了,北森去开门,外面站着北林,她背上背着一个包,双手推着两个大行李箱子,低着头,满脸含笑。
北森挡在门上说:“你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北林笑着说:“这不是想你们了嘛!回来看看你们。”
青梅半天没有看见北森进屋,她就走出来问是谁,北森不说话,她去一看,原来是北林,她就推开北森,把北林让进院子来,笑着帮北林拿箱子。
北林进屋坐在沙发上,青梅问她吃饭没有,她说没有,青梅就去给她下了碗鸡蛋面条。
吃过饭,北林拿着行李想上楼去,北森将她拦住说:“北林,你回来,哥哥也不反对,但是,你不能招惹北辛,你不能动她的东西,不然,你就不能在这里住了。”
北林答应再也不招惹北辛,不动她的东西,还要关爱北辛。北森就让她上楼,北辛听见北林回来了,就笑着过来跟她打招呼,北林就说给她买的有礼物,打开行李箱,拿出两件衣服递给北辛,北辛赶忙说了“谢谢”。
他又拿出玩具和零食送给虎子和自强,两个小家伙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就有些陌生了,拿到玩具和零食,才喊姑姑。
她又送给青梅一套化妆品,送给北森一套西服。北森笑着说:“北林也懂事了,知道给家人买东西了,你让我猜猜你是混发达了呢,还是混不下去了!我看是混不下去了,这次回来准备过安稳日子了。”
北林不好意思地说:“什么也瞒不不过哥哥,妹妹炒股,确实亏了,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回家来了,还是哥哥嫂子好。”
青梅就笑着说:“你知道回来就好,说明你长大了,成熟了。”
北林不好意思地说:“嫂子不嫌我,宽容我了?”
青梅说:“你是我们的亲妹妹,怎么能嫌你呢?”
北林就哭了说:“闫东死活劝我去夜总会唱歌跳舞,我坚决不干,就回来了,这次,他什么便宜没有捞着。”
青梅就表扬她做得对,回来了就好办,大家都能帮忙,她就问北林有什么打算,北林说她想踏踏实实做点事情,她想原回培训学校舞蹈培训中心当主任,好好当舞蹈老师。
青梅想了想说:“这次我再也张不开嘴求语舒了,你既然喜欢舞蹈,不如我就给你开一家舞蹈培训中心,你自己当老板,做好做坏,也不用担心别人批评,你说好不好?”北林过来抱着青梅就亲,说:“嫂子,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北森就说:“亲人间也要明算账,你们之间也要签合同,不能胡里糊涂的,最后连本钱都没有了。”
北林就答应签合同,她就说场地不好租,青梅说她可以托语舒帮忙,因为,他们开发的秀城开发区,就有场地。
第二天早上,上班,青梅就去找语舒,就说自己想在秀城开发区买门面房和一套住宅房。语舒问她干什么,她就将北林的情况说了,然后说她就买下门面房和住宅房,帮她开一个舞蹈培训中心,不求她挣钱,主要是让她有事做,既就是没有挣到钱,房产还在。
语舒就说她考虑的对,就说有一处地皮很适合开办学校,她专门留着的,青梅可以一次将它买下来,自己建一所学校。
青梅就缠着语舒马上一起去看地皮,语舒笑着同她一起开车去开发区,在开发区西边角上有一大块空地,语舒笑着说:“这里请设计部,帮你好好设计,就能建一所学校。”青梅原本打算买现成的房子,这次却是一块空地。她就说:“这需要多少钱啦?”
语舒就说:“场地送你,房子自己建。估计需要一个多亿。”
青梅笑着说:“光这个地皮就值几千多万,你直接送我怕不好吧?国松知道你不好说呢!”
语舒笑着说:“你跟我说要退出公司以前,我都帮你想好了,我跟国松商量,送你一块地皮,你自己建一所学校,过一种安静自在的生活。”
青梅很感动,她觉得语舒向来大气,但是,她又愁没有这么多钱建学校。语舒笑着说:“我这人向来送佛送到西天,建校费我都帮你想好了,你原去找老林,让他帮你出一部分。”
青梅笑着说:“啊!那怕不好吧?我已经结婚了,北森知道了也不好。”
语舒笑着说:“所以,你就有些迂腐,你建学校,这是有利于子孙后代的好事,让他出点钱,有什么不行?再说,你为什么要让北森知道?况且,这又不是对他不忠。你不让他出点钱,你手上的钱弄完了,将来内部建设和教学设施哪里弄钱?”
青梅想一想,觉得语舒说的非常对,她就给老林打电话,老林问她有什么事,她就说孩子一天天大了,她要照管他们学习,不能上班挣钱了,就买了块地皮,想建一所学校,自己办学挣点生活费,可是,找人做了预算,光建校费就需要2.5个亿,她就想请老林投资点钱。
老林当时就笑了,说:“梅,你那是一点钱吗?你那上亿了,你把地皮拍个图片发给我,我看需要多少钱,再说。”
青梅就拍了一张照片发给老林,老林一看地皮位置确实不错,就表扬青梅有眼光,这地方办学不错,但是,建校费不要两亿多,有一个多亿就能建起来,关键是后期内部建设,装修,教学设施,软硬件,要花很多钱。
老林想了想说:“梅,你建学校是好事,我现在已经到二线了,拿不出更多的钱了,这样,我就按你说的给你2.5个亿,以后,够不够你不要再找我,怎么样?算是我积德行善。”
青梅听他说退居二线了,心里就有些凉了,后来说给2.5个亿,她非常高兴,连声说“谢谢”,她高兴的像个少女。
语舒一听就有些嫉妒了,她真不知道青梅上一辈子积了什么德。她笑着对青梅说:“这老林上一辈子,肯定欠你的,你是不是该去陪人家睡一觉呀?”
青梅脸蛋兴奋得红扑扑的说:“语舒,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跟你玩了,人家就是运气好呀!不过,我运气再好也好不过你,你看看你,黄曦留给你那么多财产,国松直接把这么大的公司交给你,你才是上辈子积德行善了。”语舒让她这样一说,也感到很自豪。

jipz5人氣玄幻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妙語著華章-第一六九章 孫琳離別蘇雅網戀脫險相伴-5q9iw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距离上次喝酒半个月以后,孙琳突然来公司找语舒,告诉语舒,她已经跟家乡的朋友联系好了,准备这就回家乡,她今天来见语舒,就想征求她一个意见,她想带傅强一起回家发展,她不知道该不该带。
语舒问她是不是爱傅强,孙琳摇头说,她不爱他,就是觉得傅强精明强干,自己身边没有帮手,所以,想带着他。
语舒说:“傅强是能干,但是,你想过没有,忠诚更重要!上次,在你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他不想着怎样报答你,还挖你的墙根,如果不是及时发现,公司都会被他掏空,这说明他品质有问题,你别寄希望他会改好,下次有机会,他还是会干的,因为,他想干一番大事!至于你说的缺帮手,回去就可以找到,你不必着急。”孙琳就认为语舒说的很对,就答应回到家乡再找帮手。
北森从青梅哪里听说孙琳想找个帮手,他就告诉青梅他有个朋友来自黑龙江,特别喜欢马,对马特别有研究,而且,专业学的就是兽医。青梅赶忙打电话告诉了孙琳,孙琳一听特别感兴趣,她说想见见这个人,北森就约他们在红都酒吧见面。
来的是一高一矮两个人,都是粗壮的汉子,皮肤黝黑,眯缝眼,一看,就是来自草原。
原来他们是弟兄俩,高个子是哥哥叫乌齐才,矮个子是弟弟,叫乌齐仁。两个人操着东北腔的普通话,现在,帮一个影视基地养马,偶尔也当当群众演员。两个人一看就很纯朴善良,孙琳非常满意。
孙琳就说她要办马场,缺少管理人员和兽医,他们如果愿意去内蒙古,她愿意聘请他们。他们说愿意去草原,他们就爱草原。
然后,乌齐才就问孙琳养马干什么,这一下把孙琳也问住了,她在家的时候,大家都养马养羊,到底做什么用,她一直不知道呢,她随口说:“养着玩呗!我喜欢马,我喜欢骑马。”
乌齐仁问:“那你只养一匹马呀?我们去不了,我们是要工资的。”
孙琳说:“怎么只养一匹马?我要养很多马,很多,几百匹,或者上千匹,我会给你们工资的,我有钱。”
符箓天下 都是浮云
北森一巴掌拍在乌齐仁的头上说:“你看你这傻样!孙老板是做大生意的,养马做什么,岂是你们能问的?既然请你们肯定是给工资的,你急什么?”
第二野战军的故事
孙琳说:“你们现在工资是多少?”
乌齐才说:“我四千二,我弟三千三。”
孙琳笑着说:“那好,我给你们翻倍的工资,包吃包住,将来表现好了还有奖金,但是,你们是我带去的人,要对我绝对忠心。”
帝少的心尖独宠 若止
北森笑着说:“你们两人现在对着孙老板发誓誓死效忠,不生异心,不然天诛地灭。”
弟兄俩就起誓说:“我们一定效忠孙老板,不生异心,否则天诛地灭。”
孙琳非常满意,就说请他们喝酒,就叫来了菜喝酒,四个人就喝了起来,两个人酒量都很大。
酒喝到一半,北森说:“我今天给你们立个规矩,去了内蒙古,每次喝酒的时候,你们弟兄俩,只能有一个人能喝,不能同时喝酒,它会误事的。”
乌齐仁不解地问:“喝酒还能误事?没听说过。”
北森说:“你们看你们老板有什么特点?”
乌齐仁说:“女的呗,还有啥特点?”
乌齐才笑着说:“是个漂亮女人呗!”
北森说:“对,她是个漂亮女人,所以,你们要时刻有一个人是清醒的,好保护她,你们听懂了吗?做不到,你们就不用去了,孙老板,拿着这些钱,像你们这样的人好请。”
乌齐才赶忙说:“不要说以后,今天,我现在就不喝酒了,弟,你喝。”北森非常满意,孙琳也舒心的笑了。
孙琳将家里东西收拾好,就带着乌氏兄弟出发了,乌齐才开着一辆越野车,走在最前面,孙琳开着宝马走中间,乌齐仁开着一辆大卡车,断后。心雨和北森去给他们送行。
语舒原本说也来送送孙琳的,苏雅的母亲来访,她就来不了了。
老太太亲自来访,语舒就知道有事情,原来是苏雅网恋了,正闹着要去跟网友见面,她母亲怎么也劝不住。
国松就生气的说:“这个没有良心的,上次还说一辈子守着哥哥呢,转眼跟别人谈恋爱,你等我质问她。”
老太太说:“没用的,现在是天天要手机聊天,跟老师大吵大闹,学校让我们带回家教育呢!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所以,我就来跟你们商量。”
格瑞特妖怪学院火焰纹章之卷 清梦i猫
语舒是有网恋经历的,不让苏雅去见面,她是心不甘的,只有看了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想对策。
她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老太太说:“如果对方是坏人怎么办?”
语舒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可以派人在暗中保护,可以请警察朋友协助。具体由国松陪她去。”他们详细的研究了一套方案。
国松就陪老太太回去见苏雅,苏雅看见国松,就说自己这次遇到真爱了,对不起他这个哥哥。国松就说没有关系,他和语舒劝她妈妈同意她去见网友,但是,为防意外,他们商量了一套方案,如果苏雅配合,同意按方案行动,就让她去见;如果不同意,就不让她去见面,苏雅答应一定按方案来。
为了安全,给苏雅手机上安了定位软件,随时能知道她的准确位置。语舒分派郭秘书带领总裁保卫组全体成员和三名警察一起出动,暗中保护苏雅。国松跟苏雅一起坐火车,但是装着不认识。
网友在江西一个小县城,他们辗转来到了小县城,走出火车站,那个网友也是个二十来岁的一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带着四五个小兄弟,一起来接苏雅,他们看到苏雅第一眼,愣了一下,也许他们没有想到苏雅这么漂亮。
然后,他们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国松也赶忙叫了一辆出租车,紧跟在后面,苏雅坐的出租车,在一家宾馆们前停下,他们下车,进宾馆,很显然,是去开房间。一会儿,他们又走了出来,又拦了一辆出租车,这时郭秘书手下一名保安开了一辆车过来,国松上车后,就跟着苏雅的出租车。
然后,他们去了一个下等酒店,要了菜和酒,就开始劝苏雅喝酒,苏雅就坚决不喝,他们也就不勉强,他们喝着酒,看着苏雅怪笑,苏雅就有些害怕了,但是,看着邻桌的国松和保安人员,她的心也就安定下来。喝过酒,吃过饭,他们又搭出租车返回酒店。
国松就进了宾馆监控室,原来,他们去吃饭的时候,保安人员已经在他们开的房间安装了监控镜头,所以,房间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进了房间,走在最后的那个小混混就反锁了门,那个网友就对苏雅动手动脚,苏雅向后退着,同时,问他们想干什么,五个人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笑着说:“我们玩儿了很多姑娘,像你这么漂亮的,还是第一个,你放心,你不是喜欢刺激的生活吗?兄弟们的花样可多了,今晚上,一定让你刺激到死!”他们发出淫秽的大笑。
苏雅真的害怕了,说她要报警,她要喊叫,这几个人笑着向她围拢过去,郭秘书大喊:“行动!”在门外准备好的保安人员,迅速撞开门,冲了进去,三个警察把苏雅护送出来,国松已经到了门口,苏雅一下扑进他的怀里,大哭起来。
保安人员将五个坏东西,按在房间里,往死里打了一顿,打电话报警,将他们交给了当地警察。
苏雅怎么也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坏人,聊天时说的多好呀,到了现实中就变成了恶魔。她就一遍一遍的说:“哥哥,还是你好,还是你对妹妹好。”国松安慰着她,他们一起去吃饭,国松告诉苏雅,只当拍了一场电影,不要朝心里放。
正说着,语舒的打来电话,她不光担心苏雅的安全,她更担心国松的安全。国松告诉她一切过去了,苏雅好好的在他身边,他们吃过饭就坐车回来,语舒悬着的心才放下。
苏雅回到北京,她不回自己的家,她要跟国松去云舒院,国松笑着就将她带回家。
她见到语舒不好意思的说:“语舒姐,这回让你见笑了,出洋相了。”
嫡女有毒:王妃不好惹 萌不萌
语舒过来揽着她的肩膀说:“你没有错,错的是世道人心,姐姐也网恋过,对方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作家呢!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以后,一定要小心。”
苏雅笑着说:“谁还敢网恋,我再也不相信,那些骗子。”语舒和国松笑了,正说着话,苏雅妈妈开车来接她回去,笑着说:“丫头,没事的,吃一堑,长一智,爸爸在家等你呢!”
母女俩向国松和语舒道了谢,就开车回家了,语舒赶忙过来,拉着国松的手说:“你没有事吧?我很担心你呢!”
国松说:“没事,我们计划很周祥,所以,很安全,这世界人心太险恶,苏雅吃点亏也好。”国松母亲也过来牵着国松的手,看着儿子平安回来,开心的笑了。

i1qqw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討論-第一六七章 嘉欣車禍致殘孫琳絕望推薦-lcc5b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孙琳恢复水泥供应以后,她以为事情过去了,结果关峰向她汇报,他公司下面的三家水泥厂,都无法生产了,原来的原材料供应商,都拒绝向他们供货了,她赶忙让他们查一下这些供货公司属于哪家公司的。
当天下午,关峰打电话告诉孙琳,停止供货的小公司都属于秀城集团旗下的企业,孙琳马上明白了,这是语舒对她的反击,她知道语舒不同于嘉悦,她是城府深,计谋多,她有些后悔,不该为了关峰得罪了语舒,更不应该搞水泥断供,导致语舒反制她。她想了想,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也许才能解决问题。
把你封印我心里
她就打电话给语舒:“语舒姐,一会儿,下班后有空吗?妹妹想请你们一家到红都酒吧吃顿饭。”
不在妳生命的時光 黑夜路燈的告白
八卦幻天
叩应你的心 温芯
语舒笑着假装客气地说:“呀!是孙总呀!我今天下午要陪思语散步呢!对,很长时间没有陪孩子了,实在抱歉,你有话直接说。”
孙琳为啥打电话,语舒一清二楚,她就是要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着会儿急,果然,孙琳沉不住气了,她说有事找语舒商量,她马上来语舒公司。语舒在自己的水泥厂建成投产前还不能跟孙琳闹翻,所以,笑着说欢迎她来。
很快孙琳就来了,她单刀直入说:“语舒姐,我知道你为人厚道,原本不想影响你,嘉悦她做事太过分了,嘉欣爸爸本来要让我当副总裁的,她硬生生给搅黄了,我气不过,想整她一下,所以,搞了个水泥断供,后来,我一想水泥断供会影响你的利益,我就赶忙恢复供应了,可是,我现在又没有办法供应你们水泥了!”
语舒明知故问的说:“是吗?为什么呀?”
孙琳说:“你旗下的好几家给我们提供原材料的供应商,不再给我们提供原材料了,我现在马上就要无米下锅了!”
大藥師
语舒吃惊的问:“有这种事儿?我们旗下企业太多,我让他们查查。”语舒就打电话给财务部,让他们查查,看是哪几家公司,把人家水泥厂的原材料给断供了,让他们尽快恢复供应,影响了工程用水泥的话,小心他们的脑袋。
语舒笑着说:“小事情,你放心马上就会恢复供应了,我们姐妹之间,什么都好说。”孙琳非常感谢,笑着道了谢,站起来就想走。
爱情早班机
语舒笑着着说:“孙经理,今天来,怕不光是为了原材料的事吧?”
孙琳点点头,又坐回到椅子上去,低下头,慢慢落下了眼泪,小声说:“语舒姐知道,我也不容易,大脑不够用,做了些荒唐的事情,请语舒姐包涵,给予我关爱。”
语舒从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孙琳,笑着说:“万事和为贵,请孙总好好做人。”孙琳拿过U盘,说了谢谢,走出语舒办公室。
孙琳走出语舒办公大楼,正要开车,嘉悦打来电话,要她迅速到东洲医院外科,没说什么事情,就将电话挂了。
孙琳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就赶忙开车到东洲医院外科,嘉欣爸妈、嘉悦和子豪,还有公司法务部的律师们都等在手术室门外, 孙琳就知道是嘉欣出事了,她反倒很冷静,因为,嘉欣要出事,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事情,早几年,她已经给嘉欣爸妈说过。她赶忙跑向嘉悦,嘉悦已经泪流满面,子豪告诉她,嘉欣出车祸了,伤势非常严重,正在手术。
孙琳还是很震惊,她一下就晕了过去,等孙琳醒来,发现自己在妇产科,原来她流产了,这次她彻底失望了,嘉欣不知道怎么样了,孩子也没有了,她眼泪水长流不止,身边除了医生护士,一个亲人也没有,有时候,她就觉得很孤独,就只有自己。
过了很长时间,嘉悦来了,给她端来了一碗鸡蛋面条,把她扶起来,嘉悦准备喂她吃,她坚持要自己吃。她问嘉欣怎么样了,嘉悦低沉的说:“小命保住了,还在观察。”
孙琳吃过饭,她问嘉悦:“你哥的开车技术相当好,怎么就出车祸了呢?我几年前,就有不好的预感,给爸妈说了,他还是改不了他的毛病。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是车祸。”说完,孙琳又哭。
修仙高手混花都
朕的女人是個小妖精:夫君,親親 亦然
嘉悦安慰她说:“嫂子,你也不用太伤心,其实,现在还好一些,以前,不打电话,我们永远找不到他的人,现在,至少抬眼就可以见到他了。”
孙琳问:“他的腿彻底废了?”嘉悦点点头。
这时心雨和新宝来了,他们告诉孙琳语舒和青梅马上要临产了,住进医院,不能来看她,让他们带来了她们的问候,要孙琳一定要看开一些。大家陪孙琳说了一会儿话,就告辞走了。
孙琳休息了三天,能勉强下床了,她就坚持去看嘉欣,嘉悦只好扶着她去看望躺在病床上的嘉欣,她去了后,掀开被子,就看见半截子的嘉欣,那漂亮的双腿已经没有了,嘉欣显得非常颓唐。
孙琳反而笑着安慰嘉欣:“嘉欣,你不要痛苦,要调整好心态,你想想在车祸以前三十来年的光阴里,你享尽荣华富贵,享尽温柔乡,人生是公平的,想我出生一个普通家庭,凭着自己的美貌、聪慧和心机,高攀上你,尽管把所有的爱给了你,苦口婆心劝你,也没有能保护住你,这就是天意,天意难违,所以,我们都要看开,好好的活着,以后,我就是你的腿。”
嘉欣泪流不止,一再说自己对不起孙琳,孙琳说:“不存在你对不起任何人,是你自己对不起自己,我好一些了,就来照料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嘉欣是被一辆大货车从左侧面撞击的,林家人一直认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车祸,可是,警方却查不出货车司机有任何问题,货车司机家里面就是一辆货车,连房子都没有,住在出租屋内,一个老娘,所以,尽管法院判决他要赔偿一百八十万,嘉欣他们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司机被判了三年半。
老林深受打击,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他妈妈高血压病犯了,躺在床上抹泪,嘉悦一天跑好几个地方:一是要照料老林,二是照料和安慰母亲,三是照料嘉欣,四是照料和安慰孙琳,五是照看养育自己的儿子。她和子豪疲于奔命,孙琳就说自己好了,强撑着照料嘉欣,这时候,她才知道嘉欣不光失去了双腿,连睾丸也被挤碎了,同时失去了性功能。孙琳彻底心凉了,她知道,这一下她与嘉欣的缘分已经彻底没有了,她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也看淡了一切,她就回去找到自己的女儿,将自己的女儿带在身边,她觉得女儿才是她的唯一的宝贝。
语舒住进医院的第二天,在子豪和国松陪伴下,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国松母亲和国松高兴得一天到黑面带笑容,对语舒和思语百般呵护,语舒沿用黄曦留下的名字,给小儿子取名念舒。青梅看见,羡慕不已,语舒抱怨不该生个儿子,应该生个女儿,她就叮嘱青梅一定要生个女儿,青梅笑着答应了。
一个周以后,青梅也生下一个儿子,北森就喜笑颜开起来,进出跑的比谁都快,把母亲从东北接来了,专门照料青梅,由于以前都很熟悉,青梅觉得挺好的,北森母亲又能干,又温和,北森给自己儿子取名自强。
新宝看见国松和北森都抱上儿子了,就有些坐不住了,每隔两天,就打电话问心雨有没有反应,心雨就笑了,自从心雨到了石家庄,他们同房的机会就变少了,没有住一起,怎么怀上?心雨又不好打击他,每次问,心雨总是说:“没呢。”新宝就有些失望。
三个月以后,嘉欣出院回家,孙琳不让嘉欣去自己的别墅,让他直接回父母家,老林和嘉悦就知道,孙琳要跟嘉欣离婚,嘉欣妈妈病情得到控制,回家了,雇了个四十多岁的保姆专门伺候嘉欣。
老林跟嘉欣妈妈和嘉悦商量,孙琳离婚他们不阻止,但是,她必须留下女儿,这是嘉欣唯一的骨血,嘉欣妈妈和嘉悦认为父亲说得对,最重要的是女儿是嘉欣妈妈带大的,孩子很爷爷奶奶有感情。
孙琳经过长期思考,她决定跟嘉欣离婚,她就向林家摊牌,老林老泪纵横的求她留下女儿,说是随时欢迎她来看望女儿,家产随她要,嘉欣名下的产业都给她。孙琳一看两位老人确实可怜,还有女儿跟爷爷奶奶有感情,就同意了。她提出琴行和直播平台归她,她创建的几家公司归她,另外给她两个亿,老林满口答应。所以,很快他们就协议离婚了。
孙琳拿到离婚证,走出民政大厅,她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四年以前,所不同的是她摇身一变成了“富婆”,但是清纯和青春已经不在了。
她没有打电话告诉父母这里发生的巨大变化,她首先去了石家庄,找到心雨,姐妹俩抱头痛哭,哭够了,心雨问她有什么打算,孙琳说她还没想好,她想调整一段时间再说,心雨就陪她吃了一顿饭。
刀御九天
孙琳又返回北京,她去看忘了青梅,她一直觉得青梅很不错,宽厚仁慈,青梅抱着自己的儿子给她看,孩子白白净净的漂亮,他们聊了一会儿,她就告辞,说是去看看语舒。
她来到云舒院,语舒正和国松妈妈两人给孩子喂奶,看见她来了,就让她看看孩子,孩子也很漂亮,她看见人家一家家和睦幸福,想到自己孤身一人,不禁潸然泪下。
语舒就安慰她:“孙琳,你傻呀,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呢,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你说不定要守一辈子活寡呢,这事一出,婚一离,你现在才二十多岁,一切都可以重来,你可别悲观失望,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你看青梅、心雨和我,谁不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有了今天的幸福!”
她这样一说,孙琳觉得眼前有了光明,她对未来又有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