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笔趣-1071 功成身退 使命猶在相伴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马革裹尸英雄泪,
保家卫国壮士情。
抛头颅,洒热血,九死无悔民族心!
神州骸骨八千万,他朝新国越古今!
十四年抗战之间艰辛,碧海丹霞志士情,一篇篇悲壮激越之历史篇章,先烈以血泪书成。
这是生命的伟大,不在于延续之绵久。
死得其所,快哉足矣。
……又经历兄弟相阋之战,久经血与火之洗礼的一个伟大的国度由此而生——中华人民站起来了。
举世之震惊,鼎国而沸腾!
为此付出了无数血泪的先烈们,望着这无数个日夜希冀的一幕,终于在慨然之中涕零而下,久久不能释怀……
……
……
授衔仪式结束。
在军校的生涯也完美的画上了句号,受韩烽超前的观点影响,丁伟最终毕业论文为《论我国国土的防御重点》,李云龙则是扬长避短,贯彻了一支部队的根本——军魂,《论军人的战斗意志——亮剑精神》。
至于最善于学习的孔捷,经过这么多年的挣扎与学习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刻在他的身上,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水平,都足以与自己的两位老战友争锋。
孔捷的论文乍一听,与他的两位老战友李云龙丁伟比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出色。
可你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位将军的自信和扎实的军事经验与理论基础,愣是直面许多军官毕业生都不敢触及的话题,《论大兵团战役之核心要素》,此论文一出,就连李云龙和孔捷也再不敢嘲笑当初的孔二愣子。
几日之后,三人按照总部的命令搭乘火车赶往东北的时候,面对面的双排四人座却空了一个,一时之间都忍不住感慨起来。
守宫砂
丁伟表示:“以老韩的累累战功,如果前天他也在场,这肩膀上扛着的星星应该比咱哥仨还要多两颗吧?”
孔捷道:“可不是嘛,唉,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想的,好好的将军不当,非跑去经商去了,听说还拉了一支什么基建团队。”
“这事儿三愣子倒是和我提过,前些年杀得太狠了,以后也没有仗打了,这小子闲不住,说是部队里没啥甜头了,要去经商,说是抓住什么商业兴起的浪潮,开创自己的商业帝国,瞧瞧,这小子一天到晚能折腾着呢!”
“不得不说,老韩的见识一向比咱们长远,他这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就是有些可惜,咱们这北方防线四大天王从此少了一位。”丁伟摇头感慨。
李云龙笑道:“这有啥的,啥时候想找这小子喝酒了,一个电话不就把他叫过来了?”
“那倒是!”
哈哈哈哈——,三人放声大笑起来,火车一路轰轰不停……
……
老北平市,一座绝对与豪华沾不上边儿,却甚为宽敞,明亮,洁净,优雅的四合院儿里,盛夏刚过,残余的暑气未消,韩烽正躺在自己的竹椅上,悠闲的晃悠着。
已经十二岁的大儿子韩戍乖巧的给韩烽敲着背,五岁的小女儿韩雅正在给韩烽捏腿。
倾国难相欢 阿薄
看着两个忽然乖巧起来的孩子,正应该是舒舒服服地享受的时候,韩烽却是满心的狐疑。
“儿子,今天咋这么乖巧的?”
一道稚嫩却又有带些狡黠的声音响起,“嘿嘿,老爸,看您这话说的,儿子给老爹捶背,那不是应该的嘛!”
韩烽望向韩雅,“小雅,你哥他没忽悠我吧?”
韩雅似乎受到某人目光的胁迫,连忙摇了摇头,扎着的马尾跟着晃动起来煞是可爱。
这小丫头长得倒是一点不像徐梓琳,当然,本来也不会像,按照现在的雏形长下去,以后只怕又是一位绝顶的南方美人胚子。
“爸爸,哥哥没有骗你,哥哥说了,他没有在学校打架,也没有被老师叫家长的。”
韩戍:“……”
小家伙气道:“妹妹,你是不是傻呀?不是说了嘛,老爸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没有在学校干过这些事儿,你怎么耍赖呢?”
韩雅似乎有些苦恼,一脸疑惑地挠了挠头,“哥哥,我就是按照你的意思说的呀!”
“真是被你给害惨了。”感受着手底下突然僵硬起来的肩膀,“老爸,我可是你亲儿子,你下手轻点儿”,韩戍大喊,在鬼哭狼嚎中连忙撒丫子跑了,“娘,救我——”
韩烽倒是懒得动弹,这臭小子皮又痒痒了,回头再收拾。
孩子养成打架的坏毛病可不好,特别是每一次打架都被叫家长,韩烽也是无奈,明明是一个打好几个,怎么到头来自己反倒是苦主了?
小丫头韩雅在韩戍离开之后,这才偷偷的把藏在兜里的棒棒糖拿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凑在韩烽的耳边说道:“爸爸,这是哥哥贿赂我说谎的棒棒糖,你也尝尝,可甜了。”
韩烽尝了一口,语重心长道:“小雅,你哥他打人肯定是不对的,你这么小就学会收贿赂替人说谎,那肯定也是不对的,要是让你妈妈知道了,一准儿得打你屁股。”
“所以我没有替哥哥隐瞒啊!”小丫头眨着水汪汪的可爱大眼睛,又看着自己手上的棒棒糖说道,“还有呢,这棒棒糖爸爸你也吃了!”
韩烽:“……”
瞬间恍然,这小丫头还真是鬼精鬼精的多,随了他亲娘去,从小就这么聪明,也不知道这么小的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你个小鬼精,好了,去找妈妈玩去吧,爸爸睡会儿。”
韩雅道:“妈妈去军区采访去了,不在家呢!”
韩烽笑道:“那就去找你娘,让她陪你玩。”
“好。”
望着小丫头蹦蹦跳跳离开的身影,韩烽则是在琢磨,儿子的年龄不小了,是时候去找老团长他们,把这小子弄到部队里好好历练历练了。
徐梓琳出来一起纳凉的时候,韩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徐梓琳笑道:“咱们的孩子少不了与部队打交道,让儿子去历练历练也是好的,还有啊,你肯定也想老团长他们了吧,前两天做梦的时候你还喊着他们的名字呢!”
韩烽笑道:“算算时间,老团长他们应该也返回东北边防去了,咱们的确是时候去瞧瞧了。”
徐梓琳道:“老韩,离开部队这么久,再加上你想经商,帮国家搞建设,授衔仪式错过,也慢慢地与部队少了来往。
老兵们逐渐凋零。
只怕现在的队伍里还记得韩疯子这个名头的也没有多少了。
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也没找到机会,就这么果断的离开部队,你的心里当真没有后悔过吗?
其实你大可不必为了陪我们和孩子舍弃这一切。”
韩烽笑道:“如果我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呢?”
“为什么?”
“国家需要的时候,我是军人,义不容辞。
而现在国家更需要的是建设,我亦义不容辞。
军人的使命未必就一定在战场上,只要你想,随时随地都是可以为国家而奉献的舞台!”
这平静的声音在雅静的四合院里悄然回荡着……

6mlk3精华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1059 信任 開赴東北熱推-9go90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具体的汇报工作我已经和老总他们说过了。
大概的意思还是和当年我回去的时候预定的差不多,咱们首批队伍准备开赴东北了。
预计是在今年8月的11号,主要从山东根据地等离得近的地方开赴。
但这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自然就是咱们当年共同的约定。
老团长,你不是一直想着来东北看看,和关东军好好的较量较量嘛,我想这次您可有机会了。
具体的时间我不清楚,也不知道总部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但也应该离得不远了。
哈哈,说着说着预备好的纸张又快用完了,老团长,政委,我等着在东北与你们重聚!”
赵刚读完,放下了书信。
李云龙两眼冒着金光,干脆坐不住了,从炕上站了起来,“他娘的,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来了,这好长时间没有仗打,老子早就心痒痒了。
老赵,这次带队开赴东北的事情你啥也别说了,咱们独立团的先头部队由我直接带队。”
血染一生 巅峰的神
赵刚道:“我可没有阻拦你的意思,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
“我得跟着你一起过去。”
美景良辰:总裁,结婚吧!
新月格格之宁雅 冷冻酸奶
李云龙愣了片刻,随即大笑道:“那肯定的,老赵你狗日的是不知道,现在老子一天看不着你,这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嘿嘿,你这个政委是和我这个团长彻底的拴在一块儿了,以后不管我到什么地方带兵打仗去,都必须要把你给带上,这是没跑的事情,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改变不了。
你知道我的脾气,没你老赵在身边儿指不定哪天就犯了错误,再让人给拉去枪毙了,到时候你老赵听了消息,那得多伤心呀!”
赵刚笑道:“老李,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老子可没有那么在意你呢!”
哈哈哈哈——
七月阴阳寮
錢 鍾 書 圍城
李云龙道:“咱们这边儿一动身,老丁老孔那边儿肯定也要上路,不行,咱们得赶到他们前头去,去到了东北占好地盘,不能让这俩小子占了先机。”
赵刚哭笑不得道:“你呀,可真是个奸商,咱们这是去打仗,又不是去做生意的。”
武 尊
神醫 狂 妃
……………………
东北。
邪性总裁的独宠甜心 林家希子
乌云根据地,远东团团部驻扎地。
儿子韩戍近来开始学走路,徐梓琳正不耐其烦地教着他。
韩烽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温馨的一幕,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教了好一阵子,徐梓琳这才让战士把小韩戍抱走。
韩戍是寄养在根据地的一位大娘家的,韩烽和徐梓琳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自然不能整日里和孩子黏着,主要还是干自己的本职工作。
战士们把韩戍抱走的时候,韩烽察觉到徐梓琳目光之中的不舍。
“你呀,孩子就离开一会儿,又不是说不送回来了,再说了,寄养的王大娘家又离得不远,你抽空儿的功夫三两步就走过去了,用得着这么依依不舍吗?弄得我这儿看着还挺心酸的,觉得对不起你们娘俩似的。”韩烽打趣道。
徐梓琳白了韩烽一眼,自从生了孩子,她身上的母性光辉尤重,往日里英姿飒爽的模样倒是逐渐消退。
“果然,当爹的一个个都心狠着呢,自己的孩子哪有看得够的,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时时刻刻都陪伴在儿子身边,如果……再也没有战争的话。”
韩烽笑了笑,趁着团部没人,轻抱了抱徐梓琳,笑道:“放心吧,战争不会持续太久的,其实你想要的和我想要的都是一样的简单,那一天我们割舍一切,只是简简单单地陪着孩子成长,也就心满意足了。”
徐梓琳点了点头,露出甜蜜的笑容,当然,她只当韩烽这话语是在安慰自己。
她很清楚韩烽对于远东团和根据地的民众们意味着什么,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又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小家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老韩,已经很久没见你安排作战行动了,现在91旅团经过与咱们的多次交战,节节败退,正是咱们趁势追击,扩大胜利战果的时候,你为何突然按兵不动起来?”聊完了家庭,两人说起了正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韩烽道:“还记得敬友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吗?”
“关于苏军的消息,你说过,你猜测他们会有大动作?”
“是。”
“什么动作,难道他们要与日军宣战?”
徐梓琳的大胆猜测让韩烽稍稍有些意外。
韩烽感慨道:“梓琳,你要是个男人,至少也是个帅才呀,就这份远见卓识,就已经把很多将领比下去了。”
黑暗总裁投降吧
徐梓琳笑道:“你咋又没个正行了,说正事儿,你到底怎么想的?”
韩烽道:“其实你的猜测可能性很大,苏军迟早有一天会对日军宣战,无论是从哪个方面考虑,而最重要的一点判断因素: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满洲是一块大蛋糕,不只是对咱们来说,对于其他人也是一样。
苏军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块儿蛋糕被其他人抢走了。
所以近期咱们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按兵不动,以静观其变。
当然,只是军事上的按兵不动,但咱们私底下努力了这么多年的布局,我想或许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见韩烽没有再多说的意思,徐梓琳忍不住道:“你呀,从我加入新三团开始一直到现在,结婚这么久,有的时候我还是琢磨不透,真不知道你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如果苏军出兵东北,这场与关东军和满洲军的战局,最终结果究竟会怎么样?”
“哈哈,我想咱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最终的结果或许会把所有人都吓一跳吧!”
“什么意思?”徐梓琳疑惑。
紫台行 繁朵【完结】
韩烽道:“不好解释,但我只能做我的准备,关于咱们暗中的布置,我想是时候全面启动了,就在今年的八月!”
徐梓琳吓了一跳,“老韩,时间上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倘若你的猜测果真发生,最后的战局咱们还无法预料,一旦情况有变,咱们怕是要陷于被动。”
韩烽却笑了,在徐梓琳看来,是那种自信而轻松的笑,这股笑甚至感染了她,就连她也觉得在韩烽的这份从容掌控下绝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这种对韩烽的信任,以前是政委对团长的信任,老徐对老韩的信任,现在更是一位妻子对丈夫的信任,从始至终,一如既往!
韩烽的话语是那么的铿锵,他笑着安慰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放心,一切都会在计划之中,咱们越早一步行动和安排,最终的胜利就会越早一步到来。”

8w98w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起點-1057 韓烽大婚(四)分享-i400a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堵门的人可不少,和尚,段鹏,周大牛,朱大志,孙德胜,董成海等一众老战友们都来了。
和尚扬言:“三哥,老人们常说,洞房越闹越热闹,俺们可都给你闹洞房来了。”
“好家火,阵仗不小,真要是让你们这群家伙给闹了洞房,那还了得?老子也是要面子的。”
韩烽就往屋子门口一站,然后说道:“别以为老子喝了酒就好欺负,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一个上,看老子不一个一个放翻你们。”
话音刚落,和尚和段鹏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喊道:“兄弟们,一起上——”
一阵喧闹过后,韩烽被人群淹没,这是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酒意已经有了七分,这哪能是对手?
韩烽急的大喊:“我去,和尚,段鹏,你们这些狗日的以多欺少,真是一点儿不讲武德呀!”
大家只管哄笑,哪管这些。
谁知道原本紧闭着的木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打开了,头上还别着红花的政委徐梓琳探出脑袋来。
原本的哄闹戛然而止,所有弟兄们都直愣愣地看着突然探出头的政委。
“闹喝闹喝得了,玩闹归玩闹,今晚回去之后一个个都仔细着点儿,不能放松警惕。
所有的驻地,营连级单位,营长,连长们必须按照老规矩巡查完毕之后才能休息,你们团长也不例外。”
砰的一声,木门又关上了……
芸解丝丝疑 荆钗布衣
大家面面相觑了一阵,心道这政委嫂子还真是够凶的,只得把团长放下地。
王文礼咳了声,道:“政委说的对,这也差不多了,咱们也都早点儿回去吧,咱团长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韩烽也笑道:“老徐说的对,老团长和秀芹嫂子结婚的时候大家莫不是忘了?这越是在安乐的时候,越是要小心提防才是。”
“嘿嘿,团长,那我们可走了。”
“赶紧滚!”韩烽笑骂。
邪 帝 狂 後 廢 材 九 小姐
目送着一众兄弟们离去,原本热闹的氛围归于平淡,韩烽自顾自地笑了笑,转身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革命战士结婚,没那么多细致的讲究,徐梓琳就在婚房布置的床榻上坐着,也没什么盖盖头之类的古老风俗。
韩烽一进门,她的目光就放在了韩烽的身上,似乎再也离不开了。
带着几分酒意的韩烽直愣愣地望着徐梓琳,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着,忽而,同时笑了起来。
亲吻我的无良校草
“梓琳,可真有你的,要不是你刚才给我解了围,那帮小子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我呢!”
徐梓琳的笑容在烛光的照耀下格外的迷人,“那你要怎么谢我?”
韩烽道:“谢,干嘛要谢?这不是夫唱妇随吗,应该的,要不说咱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又没个正形了,说正经的……你,你先去巡查一圈儿去。”
异界天书
韩烽愕然道:“真去?”
徐梓琳急道:“当然得去,刚才我可是把话都放出去了,你说你这个团长一进屋子,不知道多少眼睛还在外面盯着呢,要是这一整夜的也不见你出去,那我可没脸见人了。”
哈哈哈哈——
韩烽大笑了起来,然后用直勾勾的大胆的目光在徐梓琳的身上端详着。
“你看什么?”
韩烽叹了口气,“我在看,也在想,其实你刚到新三团那会儿我就觉得有点儿奇怪,心想总部咋还给自己派来个这么俊俏的小白脸儿?你说说,当时我咋就没往这方面想呢?”
徐梓琳想着与韩烽一路走来,之间的种种,更想到自己刚去新三团的时候与韩烽较劲,因为站军姿导致双腿肿痛,这该死的老韩还非要自己脱了裤子给自己按摩来着。
她笑道:“如果你当时就看出来了,也猜出来了,你会怎样?”
韩烽乐道:“那还用说吗,直接抓过来当老婆呀!”
“你想得美。”
“对了,梓琳,这次回关内,该见的人都见了,老团长,老孔,老丁,可都是给咱送上了不少的祝福,就连司令员还给咱送了一份礼来着。”
“哦,临走的时候老团长说了,瞧瞧老子的儿子都两岁多了,老子还准备生一个加强班呢,三愣子,你小子可得抓点儿紧了。”
“李团长果然还是那脾气。”徐梓琳笑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小章鱼和那个少年
诸天旅人 鹿食萍
她的目光里有期待。
三国之楚战天下 书生三少
韩烽当然知道徐梓琳在期待着什么,“瞧我,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我还去见了徐老,当然,就是我的岳父大人。”
徐梓琳的声音急促了些,“他……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韩烽理所当然道:“说什么,那还不好猜吗?岳父把咱是一顿好夸,说小伙子能打仗,人长得也精神,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把女儿交给你,我是放心了……”
眼见着韩烽似乎没有停下去的意思,徐梓琳没好气道:“老韩,你又来了,说正经的!”
“你父亲说他很想你,也一直担忧着你,还说因为工作的原因,咱们结婚他暂时没法儿来祝福咱们了,等到以后抗战形势好了,他会来根据地看你的。”
韩烽沉声道:“梓琳,自古舍小家为大家者,莫不是大英雄,其实你也很明白这个道理,岳父他是个好首长,也是一个好父亲,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表达罢了,我想,你心中其实早已经谅解他了吧?”
徐梓琳沉默了半晌,然后坚决的点了点头,“是。”
行尸之路 凌晨幽梦
“哈哈,不说这些了,回忆点儿有趣的,你还记得你刚来新三团,咱们认识那会儿吗?”
……
醫 妃 小說
……
美好的洞房花烛夜,倒像是成了秉烛长谈,屋子里不时响起欢声笑语,满是温馨的氛围。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忽然飘起了雪,似乎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屋子里的烛光熄灭了……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
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却被一下子推出了门外。
砰的一声,木门关上,差点碰到韩烽的鼻子。
韩烽在外面“哀嚎”,“不是吧,真来?”
屋子里传来声音,“按照平日里的规矩,全部巡查一遍,一点也不许放过。”
“哼,巡查就巡查,臭婆娘你等着吧,老子回来再收拾你!”
撂下狠话,身上被强行披上大袄的韩烽迎着冷风打了个哆嗦,扭头消失在飘雪的黑夜里……

sfjlt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1055 韓烽大婚(二)相伴-l1fft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和尚挠了挠头,忙道:“三哥,这锅你可不能让俺一个人全背了,这事儿可不止是俺一个人的主意,这是大家伙一起的主意,段鹏,老孙,老董,还有咱副团长的哪个没有参与的,嘿嘿,我们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要不然你和咱政委嫂子脸皮儿薄,这事儿还不一定能办得起来呢!”
韩烽笑骂道:“你小子,要说这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团长的不够意思了,自己倒是带头儿先把婚给结了,咱们团还有多少弟兄打着光棍呢,这不是让弟兄们偷偷笑话老子嘛!”
王文礼道:“团长,您这话就不对了,大家有的只是羡慕,哪有笑话您的,和尚和时芳玉姑娘,还有老孙和秋雪同志,甚至是李海和人家二丫同志,这些我也都听说过,他们哪个不眼红着呢!
嘿嘿,可惜条件不够啊,那怎么办呢,只能等着呗!”
哈哈哈哈——
大家捧着肚子大笑,和尚和孙德胜被打趣,在人群中稍有些脸红起来。
韩烽最后说道:“要说你们偷偷把这事儿办了,别看老子嘴上骂着你们,心里其实也高兴着呢,老实说,咱的确欠咱大政委一场婚礼。”
“不过有些话我提前和你们说好,还是那个原则,一切从简,不许搞什么铺张浪费,现在根据地刚刚开辟出来,各方各面都需要钱呢!
迷情追凶 狐狸猫1015
这倒也不是事儿,我就把这事儿交给你们嫂子,嘿嘿,咱们政委一向精打细算,那可是会过日子的很呢!”
徐梓琳生性大方,即使是恢复了身份,韩烽想要调笑她可没有那么容易。
徐梓琳大方道:“老韩说的没错,我是政委,这些生活方面的事情原本就应该由我管,原则很简单,该节省的地方就节省,能不需要的东西咱就不要,只要形式上有那股热闹的氛围就足够了。”
韩烽道:“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听政委的。”
王文礼乐道:“大家伙都瞧见了吧,团长和政委这就夫唱妇随起来了。”
众人又是大笑。
看完了骑兵的训练之后,副团长和营长们各自返回自己营的驻地去了,徐梓琳则是认认真真的去安排几天后的婚事布置。
韩烽瞧得出来,老徐虽然多的话没说,但是很开心。
有的时候想想也的确感慨,一路走来两人之间的确发生了太多太多,有惊喜或许也有遗憾,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开花结果。
返回团部的途中遇到大记者田雨,田雨正在拍摄根据地,整日里如此,时常可以在各个地方看到她的身影,似乎乐此不疲。
说起这位大记者,对于根据地的发展,稳固,在宣传方面也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各类关于根据地民众们的美好生活,和根据地的八路军战士们挥洒着汗水训练保护家园的文章,都是经由田雨的手操办的。
别小看这些东西,在双方相持的局面,一场文化战同样可以扭转整个战局的胜负。
正如田雨对根据地的各式宣传,甚至是对一些战斗情况的宣扬,让根椐地周边各大敌占区区域的民众们的心底,重新燃烧起希望。
有许多满洲区县城的民众们就是看了田雨刊发的文章,这才携带家儿老小逃往根据地。
有了绝对的民众基础,那就是远东团最不可战胜的后盾源泉和力量。
田雨正默默地用自己的学识和方法,为这场抗战事业做着属于自己的贡献。
“韩烽。”田雨这么叫着,她和韩烽之间有默契,像是一对知己,两人相交向来不论职务。
“恭喜了,听说你就要大婚了,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就负责帮你们拍照好了。”
韩烽道:“用不着那么麻烦,拍上一两张留作纪念就好,你这个大记者可是忙得很呢,我可不敢劳烦你。”
田雨笑道:“可不都是为了你,团长和政委都是咱们根据地的表率,你们两个结婚,氛围越喜庆,自然是越好,这代表这咱们根居地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给你们拍照下来,然后发出去,肯定能够有许多好的影响,这对于咱们根据地的发展是有积极的作用的。”
網遊之傳奇神話
韩烽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坚持,“随你吧!”
正道
鬼夫難纏
当韩烽走过来的时候,田雨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然后与他并肩的走着。
她窈窕的身影像是一道跳跃在麦田间的精灵。
檸檬代表妳的愛 何為心安
“韩烽,你知道我现在的理想是什么吗?”
韩烽笑道:“愿闻其详。”
“做一个记者,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战地记者,我会活跃在第一线,哪里有战争,我想都会有我的身影,我要将那些诠释着人世间最热血最血性的抗争,无数个英雄为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画面,永远的定格下来。
帝王劫:皇兄,你太坏
这样,即使英雄无名,留下一张照片,也好为后世人所敬仰和铭记。
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是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吗?”
韩烽摇了摇头,只是保持着沉默,继续倾听。
田雨在路边折断了一支野菊,笑容很灿烂,像是在夏日里迎向太阳的向日葵,“很简单,不要再把自己的命运扎根在土里,虽然没有了根,像是无根的浮萍,但却拥有了自由,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天地随心所欲的翱翔。”
“你知道吗?人生注定了是难免会有许多遗憾的,可在我看来,这些遗憾或许却又是另一个角度的绝美。”
“正如被折断的野菊,多愁善感的女子们看到它在空中摇曳,或许会悲悯着野菊命运的多舛,无根无家,可在我看来它却拥有了自由,它是骄傲的,它是高雅的,它随风而翩翩起舞,跳出一段即使没有世人欣赏,也足以让世间的百花黯然无色的舞姿。”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做一个独立的女性,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委曲求全,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同流合污,一个向往着理想,一个向往着革命信仰追求的女性。”
“或许就像是这无根的野菊,可我已经感受到了自由的欢悦!”
……
田雨的身影走远了。
朕的皇後是殺手 秦漢明月
望着那道背影,韩烽在原地怔住,愣了许久,慢慢地品味这番话语,他的嘴角忽然挂起了释然的笑。
懂了,虽然有些遗憾,可这的确确,是一种……绝美!

f1u5y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笔趣-1053 孫德勝的愛情讀書-uj7gy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韩烽也完全没有想到,秋雪这个姑娘居然如此的大胆直接。
見鬼事務 粉紅色
要知道他帮孙德胜写给秋雪的那封信,别说是别人了,就是他这个作者自己读起来估计都觉得有些肉麻,秋雪居然想让孙德胜当着自己的面读那封信,看来人家姑娘心底是真的有老孙。
可老孙又不认识字,这事儿万一穿帮了,那还了得?
信写了不少字,韩烽现在也记不得具体的内容了,总不能把那封信要回来,再交给老孙给背下来。
鬼男友 安雨希
孙德胜急眼了,干脆说道:“我想通了,不行我就把这事儿明说了算了,我就说那封信是团长你帮我写的,压根儿就不是我写的,老子一个字都不认识。”
韩烽:“……”
心里是一阵无语,这事儿万一让人家秋雪知道是自己代笔,自己这团长的脸可糗大了。
“绝对不行,我就一句话,老孙你痛快点儿说,喜欢人家秋雪吧?”
“是,喜欢。”在韩烽面前,孙德胜倒是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那就对了,那这事儿就绝对不能说破,这可是你和人家秋雪同志爱情的开始,这是美好的第一印象,绝对不能破坏。”
新三国之遁甲天书
韩烽想了想,有了主意,“这样,老孙,我再给你写点儿东西,我教你,你把它背下来,背熟,对应上每一个字,到时候再去看秋雪同志的时候,你就把这首诗拿出来读给她听。
见了秋雪,你就说之前写的信她已经看过,再读起来没什么意思,你又给她写了点儿东西,想读给他听听,她一准儿同意。”
老孙想了想,反正团长是这方面的行家,也就赞同了。
当晚,政委徐梓琳安排的文化课上了十几次也没记住几个大字的孙德胜,竟是一改常态,老老实实的在团部跟着韩烽背起一首短诗来。
韩烽:“我愿意和你一起。”
孙德胜:“我,我愿意和你一起。”
韩烽:“从朝阳时分开始站立。”
霸寵小嬌娃
孙德胜:“从朝阳时分开始站立。”
韩烽:“一直站到黄昏时候,朝朝暮暮,永远有你……”
孙德胜:“……团长,这,这些话我也说不出口啊!”
韩烽:“你明白这几句是啥意思吗?”
孙德胜:“不太明白,好像是说从早晨站到晚上,就这么回事儿吧!”
韩烽:“……”
“少废话,既然你开始选择了听我的,现在你就是我的学生,我就是你的老师,我说什么,你照着做就是了。”
韩烽继续念下去,只是接下来几句越发的不靠谱了。
孙德胜急得跳了起来,“团长,这些话我,我真说不出来呀!”
“孙德胜。”韩烽板起了脸。
“到。”
“假如现在是打仗,是冲锋的时候,老子让你扛着炸药包冲上去把鬼子的重机枪给我炸了,你小子敢不敢?”
孙德胜应道:“那没啥说的。”
韩烽:“这就对了,扛着炸药包冲锋,你老孙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杀鬼子,连死都不怕,现在就是让你在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前念两句诗,这就不行了,怂了?
小鬼子都不怕的硬汉,这会儿倒是怕起人家一个姑娘来了?”
韩烽激将两句,孙德胜咬了咬牙,“得,团长,我豁出去了,你怎么教,我就怎么学吧!”
韩烽笑道:“这就对了,来,接着跟我念,让我们把手伸进黄昏里,一起为流霞披上嫁衣……”
就这么着,孙德胜跟着韩烽一连学了两三天,终于从团部离开,要去验证丰收的时候,临行前韩烽再三叮嘱:“老孙,你去了照着念就行了,千万别露馅儿了,要是人家秋雪让你再写个字或者是作个诗啥的,你可千万别答应,找借口溜了就对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是。”
孙德胜应了一声,心里也有些打鼓,等到拿着韩烽写给他的这首诗赶到秋雪的住处时,忍不住就想扭头往回走,又鼓起了好大的勇气,这才敲响了门。
老孙暗道,这找婆娘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比老子冲锋打仗还累人的。
玄天无道 风吹夜落
“谁?”屋子里传来询问声。
“我,我是孙德胜,秋雪同志。”
随着一声嘎吱,屋门被打开了,秋雪疑惑地望着孙德胜,“孙营长,有啥事吗?”
“我我……,秋雪同志……”
秋雪笑道:“孙营长,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你直接叫我秋雪就行了,什么同志不同志的,听着多生疏啊!”
孙德胜应了声,“秋雪,我不太会说话,你也直接叫我老孙就行了。”
“哎,老孙,你有啥事儿吗?难不成你准备好了,要来给我读你写给我的那封信?”
孙德胜想起韩烽的交待,连忙说道:“那封信你也看过了,再读没什么意思,我我又写了一首诗,可以念给你听听。”
秋雪的神色似乎有些意外,她笑着让出身来,“外面冷,进屋再说吧!”
“不,不用了,我就在这儿念……”
孙德胜实在是不好意思进屋,毕竟孤男寡女的,他按照自己记忆的背诵起来。
“我,我愿意和你一起……”
这第一句话一开口,就把秋雪吓了一跳。
孙德胜的嗓音雄厚,声音慷慨有力,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颇有铁血军人的气势。
他继续背诵道:“从朝阳时候开始站立。”
“一直站到黄昏时候,朝朝暮暮,永远有你……”
随着越多的句子背诵而出,老孙似乎忘了这是他在读给一个心爱的姑娘的诗句。
盛世之名門醫女 亂蓮
倒像是抱着炸药包向敌人发起冲锋的那种奋不顾身的气势。
他的朗诵声几乎变成了怒吼,好好的情诗到了嘴里倒像是变成了金戈铁马的咆哮:
“让我们把手伸进黄昏里,一起为流霞披上嫁衣……”
这下子纵然早明白孙德胜心意的秋雪也有些扛不住了,再让孙德胜这么喊下去,只怕附近的民众们都给听到了。
顾不得害羞,秋雪一把将孙德胜拉进了自己屋里,然后把木门砰的一声关上。
被突然扯进屋子的老孙,心脏砰砰的直跳,原本的背诵声戛然而止。
屋子里,另一人砰砰的心跳声也紧接着响起,
两人沉默了好半晌,秋雪忽然笑了起来,“老孙,上次你写给我的信,还有这首诗,其实都写得挺好的,我很好奇,到底都是谁帮你写的?”
孙德胜一滞,道:“没没有啊,都是我自个儿写的。”
“你认得字?”
“那当然,我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是我们政委一直开文化课来着,我都有去学习。”
“是吗?”
“当然,当然……”
“可你手上拿着的写着诗的纸条,似乎拿倒了。”
“倒了???”
寂灭红尘
孙德胜愣住连忙看向自己手上的纸张,果然因为方才的紧张,给全程拿反了。
一个大写的尴尬贴在了脸上,老孙一直到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望着孙德胜这样一个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猛士,此刻却在自己面前局促的像是个害羞的姑娘,秋雪忍不住笑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就想问你一句,写给我的那封信,是不是经过你同意才给我送过去的?”
“是,其实我就不认识几个字……”孙德胜不否认,就这片刻的功夫把韩烽的交代忘得无影无踪了,看样子是准备坦白从宽了。
秋雪打断了他的话语,“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是你同意的,我就当是你写的。”
“你都知道了?”
秋雪道:“当然,你看我像很傻么?虽然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也没有问过你,可是这很好理解,一个只顾着在战场上与鬼子拼杀,保家卫国的猛士,又何必要求他的那双手同样拿得起一只小巧的钢笔呢?
可这就是我认识的孙营长,我认识的老孙。
没有文化咱们还可以学,可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血性,骨气,和担当,那还算什么男人呢?
老孙,你是个有血性,有骨气,有担当的真男人,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不喜欢在这方面藏着掖着,如果你喜欢我,就一定要大声直白地告诉我,好吗?”
孙德胜此刻已经彻底凌乱了,可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让他狠狠的点了点头。
那还犹豫什么?一道身影贴了上去……
老孙从秋雪的屋子里离开的时候,整个人走起路来歪歪悠悠的,像是失了魂似的。
他把右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那里似乎还有些余温,抬头看了看天色,晚霞咋这么醉人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