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愛下-第211章 你究竟想怎麼樣?讀書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医院的楼层并不高,总共也才十层,原先妞妞所在的内科病房就在八楼,陈风直接拉着沈慕雪一鼓作气从楼梯直接跨了上去。
沈慕雪虽然憨,但通过陈风跟医生的对话,多少猜到一些情况,看着陈风火急火燎的样子,她也不敢问,只顾着埋头跟在后面。
一路小跑,加上自下往上跑,沈慕雪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但她也不敢吭声。
“雪儿,没事吧?”
两人抵达天台,陈风终于回身看着沈慕雪关切问道。
沈慕雪抬了抬桃花眼,咬着唇瓣摇了摇头。
陈风也没停留,点了点头拉着她直接推开了天台的铁门。
火熱連載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線上看-第211章 你究竟想怎麼樣?鑒賞
伴随着“哐啷”一声,铁门狠狠地撞击了墙壁,扑面而来的是天台呼啸的北风,又冷又冻,夹杂丝丝雨点,简直冻到骨子里去。
陈风和沈慕雪跑得急,外套都忘了多穿,冷风一吹,两人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嗖一下从头皮麻到脚底。
陈风回身看了眼沈慕雪,看着对方咬着牙紧紧跟着自己,他二话不说就迈出了天台。
四周乌漆麻黑什么都没有,天空黑云压顶,没有月亮,只有洋洋洒洒随风飘落的雨丝。
陈风往前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陈凌涛的踪影,又带着沈慕雪往前迈进了几步,可天台没有遮挡物,眼下还是空空如也,四下无人。
“难道那小子不是来这?”
陈风皱了皱眉头嘀咕一声。
“大哥,你急冲冲的,是不是在找我啊?”
恍惚间,一声既熟悉又阴寒的冷笑声在黑夜中响起,声音阴沉而深邃,直接划破了黑夜的寂静。
陈风循声望去,只见身后楼梯口的房顶上站着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戴着鸭舌帽,穿着一件半长款的黑色风衣,竖起衣领,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上扬着嘴角,眼睛像毒蛇一样死死盯着陈风,怀里抱着的正是自己的女儿妞妞。
“妞妞……”
沈慕雪认出了女儿,瞬间泪崩,大喊着朝着就奔了过去,兴许是累了,也兴许是脚软,没跑两步她就摔倒在地,可她完全不顾自己,依旧抬头苦兮兮地看着黑衣人,不住喊着女儿的名字。
陈风见状,立马上前搀扶着沈慕雪,愤怒的眼睛也死死地盯着陈凌涛。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皓月當空17k-第211章 你究竟想怎麼樣?推薦
“嫂子莫慌,妞妞睡得很熟。”
陈凌涛低头看了眼妞妞,又抬头笑道:“即便现在我把她从这里扔下去,她也会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的。”
听到陈凌涛的话,陈风和沈慕雪身子一震,吓得浑身哆嗦,沈慕雪更是挣脱开陈风的搀扶,半撑着身体边向前爬进,边大声哭着:“小涛,嫂子求你了,你放过妞妞吧,孩子是无辜的,求你了……”
“别叫我小涛!”
陈凌涛大怒道:“这世上早就没有陈凌涛了,我活着的意义就是报仇。”
陈风再次上前扶住了沈慕雪,抬头冷冷看着陈凌涛说道:“报仇?即便你要报仇,那也该找老洪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跟妞妞又有什么关系?”
“哼,陈风,你闭嘴。”
陈凌涛大声吼道:“都是你,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如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
“哼,明明是你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念太重才导致家破人亡的,别尽想着把责任推给别人。”
陈风冷哼一声说道:“你起码要像个男人一样承担自己的错误,而不是像个缩头乌龟一般躲在背后捣鬼,别让我看不起你。”
“你……”
陈凌涛被陈风怼得无言以对,他气鼓鼓地指着陈风,咬着牙恼羞成怒,直接将妞妞高高举了起来。
“别,不要啊……”
沈慕雪见状,直接朝着陈凌涛大声哭道:“求你了,小涛,求你了,别,别伤害妞妞,孩子是无辜的,求你放过她吧……”
沈慕雪的话让陈凌涛止住了手里的动作,他将孩子重新放了下去抱在怀中,哈哈大笑道:“嫂子,还是你识相,知道求人,不像你老公这个没良心的,大祸临头还在嘴硬……”
“你个王八蛋……”
陈风闻言,气得又差点上前,可沈慕雪却死死地抱住了陈风,噙着眼泪冲着陈风拼命摇头。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第211章 你究竟想怎麼樣?熱推
“嫂子,你真想救你女儿?”
陈凌涛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妞妞,又看着沈慕雪戏谑问道。
“救,救……”
沈慕雪连连点头,脸上带着痛苦的哀求。
“那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我的?”
听到对方的话,沈慕雪犹豫了,她回身瞥了眼怒目切齿的陈风,不自信地点了点头。
“行,我现在看你老公哪都不顺眼,你给我上前狠狠刮了他几巴掌,我就放了你女儿……”
陈凌涛带着戏弄,看着沈慕雪冷笑道。
沈慕雪呆住了,她直接瘫软在地,大眼睛里流着泪水,拼命的摇头。
“打不打?”
陈凌涛大吼一声。
“求你了,别,我…我打自己,打自己,你放过我老公和女儿吧……”
话音刚落,沈慕雪对着自己的俏脸啪啪两声就掌刮了起来。
“雪儿,不要……”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線上看-第211章 你究竟想怎麼樣?展示
陈风见状,急忙上前拉住了沈慕雪,将对方紧紧抱在怀里。
“风,救救妞妞,救救妞妞啊……”
沈慕雪大声哭着,此时的她,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趴在陈风怀里瑟瑟发抖。
“你怎么那么傻,那王八蛋没人性的,即便你打死自己,他也不会放过妞妞的……”
陈风松开了沈慕雪,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对方此时已经微微泛红的脸蛋,心疼地滴血。
“可…可是……妞妞……”
“别可是了,总之我不会让妞妞出事的,我用自己的命发誓……”
“不…不要,你和妞妞都不能出事,我不能没有你们……”
沈慕雪用手指抵住了陈风的嘴,冲着他拼命摇头。
“啪啪啪……”
伴随着几声清脆的鼓掌声,陈凌涛看着两人笑道:“好感人的一幕啊,可惜啊,今天你们全家一个也别想跑了……”
“你个王八蛋,你究竟想怎么样?”
陈风松开沈慕雪,站起身来指着陈凌涛直接骂道。

mja9i精品都市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頭 線上看-第194章 暗中相助展示-or049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距离与耗子接通电话相差一小时,陈风和柯宏泽来到江城北部郊区的一个城中村,原本白灵儿也要跟来,但基于陈凌涛已被陈风列外危险人物,所以他直接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因为不清楚村道的路况,陈风将车停在了导航仪显示距离目的地大约100米的地方,是一颗大榕树下,旁边还有一个类似公家祠堂的建筑。
“喂,耗子,我们到了,在翁家祠堂门口,你们在哪?”
陈风等人没冒然进去,而是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哥,一直朝前走,前面有个超市叫‘英德超市’的,超市旁边有条小巷,一直往前走就到了。”
耗子一字一句地解释:“我现在出去路口接你们。”
陈风听得稀里糊涂,又是超市又是小巷的,压根就不清楚什么跟什么。
坟地小保安
他郁闷地呼了口气,带着柯宏泽按照耗子电话里的指示一直往前走,果不其然,耗子所讲述的建筑物都清晰于前,一路走去,很快就到了耗子所说的小巷,而再走没多久,就看到前往接洽的耗子。
“这什么鬼地方?这么偏僻居然也让你们找到?”
陈风皱了皱眉头看了四周环境,周边全是六七十年的土瓦房,脚下踩的是泥土路,坑坑洼洼的,周边还保留着不少村民饲养猪的猪圈,好在猪圈里都没养猪,变成了堆积杂物的小仓库,否则那味道估计臭翻天。
“哥,随我来。”
耗子没回答陈风的问题,而是直接指着前方,带着陈风就往前迈开脚步。
陈风跟柯宏泽对视一眼,对耗子的故弄玄虚有些不解,但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几人顺着村道又走了几分钟,终于在十分钟后抵达了一个小区楼前面,说是小区,其实也就是旧房改造而成的三栋小楼围成的,小楼约莫十层左右,简简单单,但对比周边其他旧房,环境显得要好很多。
“哥,诺,就是这,在602房。”
耗子指着那栋小楼很肯定地说道。
“你上去探过了?见到人了?”
陈风狐疑问道。
宝贝我是男人
“嗯,上去探过路了,没见到那个男的,但是看到昨晚相片里的那个女的,应该错不了。”
耗子自信地回答。
陈风和柯宏泽环视一圈四周环境,七弯八拐的,如果不是有人带路,还真找不到,他好奇地看着耗子问道:“你们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嗨,还不是咱兄弟们本领大,要找个人还不容易吗?只要……”
“说人话!”
耗子还想继续吹嘘,陈风瞪大了眼睛凶了一句,耗子赶紧缩了缩脖子乖乖答道:“呵呵,其实是有人暗中相助,不然还真找不到这龟孙子。”
“有人暗中相助?”
柯宏泽和陈风同时问了出来。
耗子点了点头,没半点隐瞒解释道:“我将那群兄弟四散出去打探消息,因为江城不是我们地盘,很难找,可神奇的是在即将放弃的时候,负责北部区域的一个小弟居然说有人给他塞了纸条,说明了陈凌涛躲的位置,我们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来查了一下,居然发现了那个老女人。”
“耗子,你他妈拍电影呢?”
柯宏泽忍不住对着耗子的后脑勺一拍说道:“说得这么玄乎,对方怎么不去医院告诉我?”
“哥,真的,我没骗你。”
耗子揉着脑袋有些无奈,甚至直接举起三根手指对着天发誓道:“如果我耗子有半句假话,那就晴天被雷劈死。”
“去你的,发誓也不正经点。”
柯宏泽踹了对方一脚:“晴天去哪找雷劈……”
“行了,你们俩别闹了,我们暂时不去管谁通风报信的,反正不是敌人就行。”
陈风阻止了两人,接着问道:“金刚呢?屋子里就麦银霞在?”
耗子收起笑脸,点了点头:“金刚在楼上盯着,辉哥跟几个小弟在村道盯着,暂时还没发现陈凌涛的踪迹。”
陈风砸着手掌来回踱步了几下,想了想说道:“我们先不动声色,继续盯着,争取抓到陈凌涛,这小子跟泥鳅一样,又毒又滑,再跑了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逮住他。”
针对陈风的意见,柯宏泽和耗子都表示认同,那接下来就是守株待兔的活了。
陈风为了证实消息的可靠性,甚至还偷偷去出租屋探视了一番,而没有故意装扮的麦银霞,陈风一眼就能认出来。
既然麦银霞在这,那么陈凌涛估计也就不远了。
安排好相关工作,陈风又让柯宏泽回公司蹲守,自己独自回了医院陪护。
女儿的病情没有好转,陈凌涛迟迟没有出现,游戏上线在即,银行贷款始终不批,资金即将面临短缺,事赶事堆在一起,陈风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
终于,在苦守了一天一夜之后的一个傍晚,耗子突然再次来电,看到耗子的号码,也意外着陈凌涛可能出现了。
“喂,哥,那小子出现了。”
果不其然,电话一接通,耗子就兴奋喊了出来。
“嗯,他自己一个人?”
陈风问道。
“对,那小子挺小心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手里提了不少吃喝的,应该是给他老妈送救济品。”
耗子在电话吭哧吭哧答道。
“没发现你们吧?”
陈风再问。
“嗨,哪能啊,要是让他发现,我还能叫耗子?”
顾枫的江湖
耗子大大咧咧地吹嘘了起来。
“行,别吹了,牛都被你吹涨了。”
陈风随口一说:“你和金刚看好时机,把他给我包了饺子,我现在立马过去,千万别让他给跑了。”
在得到耗子的承诺后,陈风简单跟沈慕雪打了个招呼,紧接着就奔出了医院。
一路疾驰,陈风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抵达了陈凌涛所在的出租屋,沿途道上站了好几个人,有些脸生,但那些人一见面都客气地跟陈风打起招呼,一口一句“风哥”喊着,陈风知道这群人是耗子的小伙伴,他也没生分,全都一一回应。
“怎么样了?抓到那小子了没?”
一踏进门,陈风就对着耗子问道。
小屋气氛有些怪异,金刚闷声不吭,耗子耷拉着脑袋没有丝毫兴奋,牛也不吹了,陈风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妙,莫非又让他给跑了。
扭头一看,此时窝在墙角边的还有一名妇女,正是许久未见的麦银霞。

rmz0h超棒的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第182章 惡作劇?相伴-y2hqh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领头的张作泉瞄了一眼赵兴超和甘俊良等人递过来的资料,抬头又看了对方一眼,眼见着赵兴超面带笑容,满脸谄媚之相,他没有迟疑,直接接过资料随手翻了几页。
看着劳动合同上的内容和那显眼的红章,张作泉皱了皱眉头,又把资料转给身旁的警员,回头看着赵兴超说道:“你们的资料是真是假,我们还有待核实,但事发突然,在场所有人都需要配合调查,如果查核没有问题,我们自然会还你们清白。”
“没事,没事,队长,您说的我们都懂,我们绝对配合。”
赵兴超对着张队点头哈腰,又皮笑肉不笑地瞥了一眼侯致富,那模样仿佛就在笑话看你怎么死一般。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南风广场盛况不再,场面萧条了起来,可外围的吃瓜群众依旧很多,但是否换了一批又一批就不得而知。
针对这种局面,最郁闷的无疑还是廖佳鹏,他出钱出力精心策划的一场一炮而红的盛宴,就这样硬生生成了别人的嫁衣。
他是又气又恼,脚底下撒满了烟蒂,眼睛里冒着血丝,嘴里边一直骂骂咧咧也不知道在咒骂着谁。
浮空界
一旁的工作人员更是私底下窃窃私语,众说纷纭,而最苦的莫过于廖佳鹏的贴身助理,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时不时被廖佳鹏充当出气筒。
终于,在时间过去约莫40多分钟之后,张队派出去检查的警员陆陆续续回来,但相同的是,每个人都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看到此情此景,原本一直在旁边傻乐,冷言热讽的赵兴超和甘俊良等人都傻眼了,他们面面相觑,虽然结果还未公布,但明显事情的走向似乎并未朝着自己策划的方向发展。
“怎么样?检查结果如何?”
张作泉看着回来的几组队员严肃问道。
“回队长,一组检查了南风超市的所有货架,没有发现可疑商品……”
“二组检查了南风广场的所有仓库,没有发现可疑商品……”
“三组检查了南风广场的所有运载车辆,没有发现异常……”
……
陆陆续续,张作泉派出去的六组成员全部归来,无疑结果都是一样,查无所获。
“难道这是一场恶作剧?”
张作泉皱着眉头,有些尴尬,可他回忆起那封匿名信和商品相片,以及匿名举报电话,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不像是恶作剧。
“怎么样?张队,查到什么?”
青春陌影绘之是昔流芳
廖佳鹏看着事情有所转机,立马上前妖里妖气问道:“找到啥违禁品,赶紧拿出来给大家伙瞧瞧?让大家见识见识啊。”
“你……”
张作泉被对方怼得哑口无言,可他硬是找不到理由反驳,本身这事如果是恶作剧,那么对方可真的是太可恶了,劳民伤财不说,还得罪了运城数一数二的地产大亨。
星际之什么?怀孕了
“哼,没话说了吧?”
廖佳鹏冷冷说道:“你说要检查,我配合,全力配合,可现在查无所获,那么请问我今天的损失,谁来负责?是你吗?还是你们老大?”
“这……”
张作泉有些慌乱,脸色瞬间紧张了起来,对比先前的气势汹汹,此时的他,涨红了脸颊,明显十分尴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台阶。
老婆大人很威武 超爱小正太
“张队,不可能没有东西,一定是哪里错了……”
事实上对比廖佳鹏的愤怒、张作泉的无奈,赵兴超则显得急火攻心,因为事情如果无法达到如期效果,那么迎接他的将是南宫家的报复。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一定会查出问题?难道你未卜先知?莫非举报人是你?”
永生天帝
廖佳鹏和张作泉还没有发声,倒是侯致富上前直接反问,来个抛砖引玉。
“对,你什么意思?”
廖佳鹏最为激动,直接上前抓住赵兴超的衣领问道:“说,这件事是不是你捣鬼的?你给老子下的套?”
“啊?廖总,不,不是我,真不是我……”
赵兴超慌了,连连摆手否认,他明显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失言不仅没带来好处,反而把自己坑了进去,他转悠着眼珠子试图想找到更好的说辞。
混元争仙
“那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廖佳鹏狠狠推了赵兴超一把:“今天要是不解释清楚,你就别想出这个门。”
“廖总,真不是我们捣鬼的,是他,是他们,罪魁祸首都是他们……”
看着赵兴超出糗,甘俊良等人赶忙上前扶住了赵兴超,纷纷指着侯致富等人怒道。
廖佳鹏也分不清究竟谁是人,谁是鬼,他索性对着周边南风的保安大喝一声:“都给我把他们拿下,今天这事不搞清楚,老子一个也不放过。”
听到老板发话,众保安瞬间就将赵兴超和侯致富等人给团团围了起来。
“等一下。”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强制爱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烛
千钧一发之际,张作泉大声喝住了众保安,又看着廖佳鹏说道:“廖总,我知道您很激动,但毕竟我们才是执法部门,这事还得我们处理,麻烦您让所有保安退下。”
廖佳鹏明显还在气头上,他怒目瞪了眼赵兴超和侯致富,呼了口气缓和了一下,最后还是对众保安挥了挥手。
众人会意,纷纷离场。
“说说吧,你刚刚的话究竟什么意思?为什么你好像知道这事一定会发生?”
张作泉直勾勾盯着赵兴超,试图从对方的回话和姿体表情来判断对方所述真伪。
“我…我……”
赵兴超有些哑口无言,一时半会想不出搪塞的理由。
“哈哈,张队,您不用问他了,他也答不上来。”
正当赵兴超发愣之际,陈风带着耗子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声喊道:“因为事实上是他贼喊抓贼。”
看到陈风,众人的表情各异,廖佳鹏和张作泉是一头雾水,而赵兴超及甘俊良则是惊讶,似乎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就是个魔鬼,令他们惊慌失措,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
“是他,他就是宏风贸易的实际控制人,幕后老板,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捣鬼的。”
赵兴超像回光返照似的,突然跳起来指着陈风大声喊道。
“你是谁?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廖佳鹏皱着眉头,带着敌意半信半疑地瞪着陈风问道。
“他说的当然是假的,因为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本人。”
陈风还没搭话,远远的又出现一个声音。
重生之鲤游记 空谈420
众人循声望去,突然又是一队身穿制服的警员,带头的一男一女,正是在机场和陈风对眼的两人。

7hmme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txt-第179章 反擊行動熱推-wtyh5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次日清晨,陈风裹上羽绒服,走出了小宅院,伸了伸懒腰,闭上眼睛大大了吸了口山间空气,清晨的山里空气异常清新,虽然冷,但湿冷的空气中夹杂着芳草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隐灵天龙
此时天边刚泛起鱼肚白,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薄薄的雾气在山里串行,初升的太阳把树木枝头照得金黄金黄。
小宅院依山伴水,后面是山,前面是一个大池塘,旁边还有一大块菜园,阳光透过单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和池塘上,泛起层层波澜,耀着白光,晃得睁不开眼。
“陈总,他们回来了。”
感概间,侯致富缓缓来到陈风背后,指了指前方陆续归来的车辆淡淡说道。
陈风抬手遮住晃眼的阳光向前望去,伴随着汽车的轰鸣声,五辆小货车和两辆小轿车正朝着陈风这边快速驶来。
“走,迎接他们去。”
陈风对着侯致富摆了摆手,微笑着向前方迈开了脚步。
车队在接近小宅院附近的大榕树周边停了下来,伴随着“哐哐哐”的关门声,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除了陶跟文和倪辉外,其余人员陈风一概不认识,但众人的特征跟耗子有些相似,就是不起眼,扔在人堆里认不出那种。
但此时的众人在经历了一个通宵的“战斗”,每个人脸上不仅没有丝毫倦意,相反的都带着微微浅笑,仿佛一支胜利归来的小分队。
“大家辛苦了。”
陈风颇为感触,抬起手对着众人高声一呼:“虽然我不认识你们,但你们是耗子的兄弟,那自然也是我的兄弟,今天你们帮了我陈风,我十分感谢,我在此也向你们保证,以后只要有我口吃的,那也绝对有你们一口,谢谢大家。”
陈风的话包含真情实意,话不多,但很有份量,或许是被对方的情绪感染,众人显得十分兴奋,个个激情满满。
“小侯,这里距离南风广场有多远啊?”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佛前一水莲
陈风扭头看着侯致富问道。
中 初
“这里距离南风广场25公里左右,大概是40分钟车程。”
侯致富认真答道。
“现在是早上7点,距离南风广场开业典礼还有3个多小时左右。”
第一总裁夫人:VIP情人
陈风看了眼手表,回身对着众人说道:“耗子你先带你的兄弟去吃饭,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侯致富和陶跟文是受邀人员,你们就当作没事一般,去现场吃喝装逼,混淆视听就好,一切如常。”
“耗子把东西带上,然后和倪辉吃完饭就跟我一起出发去南风广场,我们要去打完这最后一仗,把戏演完。”
“好!”
众人齐声欢呼,声音回旋在山谷中久久不能平息。
……
神祇:我的白发夫君 万千风华
上午十点左右,当陈风几人驾着车接近南风广场的时候,远远的就能此起彼伏的礼炮声,还有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和音乐声。
沿途路上到处张灯结彩,彩带横飞,街道上不少南风广场的宣传车,宣传标语和宣传广告,临近广场上空还环绕着好几个热气球,气球下方飘着红色横幅,洋洋洒洒写着各式各样的宣传标语。
乍一看场面盛大,不知情的还真以为是过年过节了,那种庞大气氛的烘托,实难想象这是一个商业广场的开业典礼。
“真他妈的,搞这么大场面,那花钱跟流水似的,也不怕折寿。”
在临近南风广场的时候,因为车实在太多,两分钟的路程,陈风硬生生被堵的寸步难行,坐在车里,耗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陈风低头看了看手表,此时已是十点十分,距离开业典礼不足二十分钟,也不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间动手,所以一刻也不能耽搁。
“来不及了,下车小跑过去吧。”
看着时间差不多,陈风随口一说,直接打开车门小跑了出去,耗子见状,也赶忙追了上去,倪辉则把车开到广场外围停下。
当陈风几人抵达广场外围的时候,广场早已人山人海,通道都被围得水泄不通,尤其是南风广场的工作人员为了防止冷场,还在广场周边设置了众多小游戏,有抽奖的,有娱乐的,有优惠大酬宾的,甚至还有一些穿着大公仔卡通服和小丑服的人员到处宣传,惹得围观人员众多,气氛好不热闹。
“人太多了,我们分头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赵兴超那老小子。”
陈风回头对着耗子说了一声,紧接着自顾自迈开了脚步。
玩转仙神
耗子点了点头也朝另一个方向跑开了。
陈风一路艰难前行,全程不知道说了多少句“不好意思,麻烦请让让”,终于在十分钟后挤到了距离主席台不到十米的地方。
远远的,陈风就看到赵兴超的身影,对方此时正站在主席台旁,应该也是受邀商家之一,而且似乎是有相熟的人,时不时交头接耳,聊得正欢,旁边还有一位年轻女子,长得一般,但妆化得十分妖艳,估计就是耗子说的他的情妇。
陈风趁着对方还没发现自己,赶忙躲到了人群当中,暗中观察赵兴超的举动并搜索其他人员的踪影。
很幸运的,陈风一个又一个的找到了比如甘俊良,曹官华,刘金炎等人的身影,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得意的笑容,似乎一切胜券在握,他们的出现只是为了欣赏一场盛世庆典,顺便看场好戏。
“喂,耗子,过来主席台,我找到他们了。”
陈风找到一个隐蔽地方藏好后,分别给耗子和倪辉去了电话,然后又跟郭高峰派来的警员互通了消息,在得到对方确认后,陈风才感到心安。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华卿
几分钟后,耗子猫着身子来到陈风身边,抬头看了眼意气风发的赵兴超,扭头看着陈风低声问道:“哥,那老小子在那,现在怎么办?”
“我交代你带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陈风抬头瞥了一眼主席台,又看着耗子问道。
耗子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一个类似耳钉的小物件以及一套耳塞。
“你偷偷过去,把东西藏在他身上然后回来。“
陈风搂着耗子的肩膀低声交代:“注意安全,别露出马脚。”
耗子微笑着点了点头,拿着东西快速消失在人群中。
十几分钟后,耗子去而复返,笑着对陈风划了一个OK的手势,又试了试耳塞,再把耳塞给了对方。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好戏上场,陈风突然觉得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也蛮不错的。

gt0eo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男人三十不回頭 txt-第176章 我等着你分享-6yljj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面对着白灵儿和康伟疑惑的眼神,陈风呼了口气,定着眼睛望向远方,眼神忧郁而深层。
“现在距离明天上午十点还有十几个小时,我要连夜赶去西川,我们还有机会,我要绝地反击。”
陈风微微一笑平静说道:“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但避免对方临时调整策划,所以想作出让对方松懈的假象,仅此而已。”
听完了陈风的解释,康伟和白灵儿这才恍然大悟,对比白灵儿的担忧,康伟倒是对陈风颇为佩服。
牽手走過的日子 筆夢追心
他扶了扶眼镜说道:“你这个想法倒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味道,尽管我不清楚你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去了西川还能做什么,但我愿意为你一试。”
“哦,康律师有办法?”
陈风兴奋问道。
对方明显是个老江湖,既然这么说,那就代表他一定有办法。
康伟也不把话说死,直接说道:“事实上郭高峰是我的大学同学,但此人嫉恶如仇,素来以公正严明著称,从不卖人情,当然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混了这么多年还只是个队长,如果我找他聊的话,估计三成把握吧。”
“什么?才三成?”
陈风有些气馁。
“当然,郭高峰对钱和权利没有兴趣,却对一样东西非常感兴趣,如果我们可以提供给他,那说服他的把握至少高达九成。”
逆戰:李世石自傳
康伟微笑着说道。
“什么东西?”
陈风和白灵儿的好奇再次被对方调了起来。
“功勋章。”
康伟淡淡答道:“郭高峰这个人,对罪恶从不手软,唯独对功勋章情有独钟,所以如果我们可以协助他破案立功,那么性质就大不一样了。”
“助他破案?”
陈风重复着对方的话,陷入沉思。
“行,没问题。”
陈风想了一会一拍大腿说道:“本来我们就是遭人陷害,对方为了对付我们,又是假冒伪劣商品,又是违禁品,如果这些东西流入社会,那对广大群众也是一种灾害,于公于私,我都要铲除掉这些败类。”
“可现在该如何取得郭高峰的信任和配合呢?”
白灵儿眨巴着大眼睛疑惑问道。
所向披靡(校園太子爺) 郭小貝
康伟微微一笑,走到一旁拨通了电话,十几分钟后又将陈风和白灵儿带到了位于警署后面的一家糖水店。
半小时后,两批人分批离开了糖水店,眼见着郭高峰不见了身影,陈风立马骂道:“康律师,我也就看你的面子,否则真想拿个布袋罩住那个老顽固海扁一顿,什么玩意,张口闭口嫌疑人…”
“哈哈,陈先生莫气。”
訣道 望塵緣
康伟哈哈大笑:“他就是那么一个人,直肠子,不会转弯,但心眼不坏,以后多接触,你会喜欢他的。”
“他?”
陈风打了个哆嗦怼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
殺生大帝 刑天舞幹戚
“哈哈哈”
康伟直接被对方逗乐,捧腹大笑。
不同于陈风和康伟的轻松,白灵儿则显得忧心忡忡,康伟知道白灵儿和陈风肯定还有话聊,他按照跟郭高峰交谈的事情又交代了陈风几句,然后就自行离开了。
“陈风。”
康伟走后,白灵儿面带愁容地走到陈风身边,黛眉紧锁,盯着陈风欲言又止。
“怎么了?”
陈风微笑说道:“现在有了郭队长的支持,情况对比先前已经好了很多,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对方既然干得出这种事,搞不好杀人放火也干得出来,你独自一人前往,我…我不放心。”
白灵儿丝毫没掩饰内心的担心,直勾勾看着陈风说道。
“富贵险中求,险种求胜,这些其实是很浅显的道理。”
陈风安慰道:“何况喇叭还被关着,他自己将全部责任扛下,选择了信任我,我又怎么能辜负他的信任呢?”
“可是……”
“没事的,放心,你相信我。”
“那…那我跟你一起去西川。”
“不行,你必须留在这,你需要到处找关系,忙里忙外,装得十分焦急,制造我还在江城的假象,这也是你的任务。”
陈风看着对方认真说道。
这一次,白灵儿没再说话,她明白自己的角色同样重要,缺一不可,除了静静地看着对方,也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陈风没再纠缠,直接对着白家的司机招了招手,半哄半劝地将白灵儿打发回家,然后他才独自回家。
路途险恶,他必须跟沈慕雪有个交代,否则走得也不安心。
因为自己的行踪必须保密,陈风回家也是偷偷摸摸的,好不容易回到家门口,时间已临近晚上九点,距离最后一班飞机还有两个多小时。
掏出钥匙准备开锁进门的时候,手机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
陈风掏出一看,对着屏幕上显示着的“南宫敏”三个字,他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
“接不接呢?”
陈风默默走到楼道,掏出烟边抽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发呆。
“哎,我他妈在犹豫什么,如果对方会出卖自己,也不至于给我通风报信了。”
陈风自言自语碎了一口,接通了电话。
“喂,陈风,是你吗?”
电话一接通,话筒里立马传来了南宫敏焦急的声音,隐约中还能感觉对方带着哭腔,话筒里还夹杂着呼呼的风声。
“你在哪?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陈风平静地问道。
“我在海边,家里不方便。”
南宫敏如实回答:“从我知道你出事后,我每隔半小时就会打一次电话,所以……”
对方没将话说全,但陈风已经懂得对方的意思,而这么冷的天,对方一直蹲守在海边,估计也是怕自己突然回电,所以一直不敢离开。
“又是一个傻妞。”
陈风心里念叨了一句,原本他还想着对南宫敏隐瞒计划,可事到如今,对方的行为又让自己觉得愧疚,最后陈风选择了将自己即将前往西川的计划告诉了南宫敏。
“为什么要将计划告诉我?”
風華絕代:王妃鬥蒼穹
南宫敏弱弱问道:“事实上你可以对我隐瞒的,即便我未来知道了,也不会怪你,可一旦你告诉我,你就不怕我出卖你?”
“怕啊,非常怕。”
陈风嘿嘿笑道:“不过我还是宁愿选择相信一个此时此刻还在海边傻等我电话的女孩,如果我错了,那我认了。”
听完了陈风的话,话筒里没有了声音,南宫敏沉默了。
“天很晚了,海边太冷,早点回家吧,等我好消息。”
对方不说话,陈风又对着话筒交代了一句。
“陈风。”
“嗯?怎么了?”
“答应我,一定要全胜归来,我等着你……”

jas1y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男人三十不回頭笔趣-第174章 兩難的抉擇相伴-7vrqu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郭高峰不明所以,皱着眉头看着白灵儿问道:“你又是谁?跟陈风什么关系?”
“我叫白灵儿,是白源乳业的法人,陈风是我旗下经销商。”
白灵儿昂着头淡淡答道。
“白灵儿?白源乳业?”
逆龍訣
郭高峰重复了对方的话,随即问道:“你是白家的人?”
“对,有问题吗?”
白灵儿冷冷问道。
“行,那一起走吧,省了我的油费。”
郭高峰说道:“在我这,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有违法嫌疑,谁也跑不了。”
“等一下,我要先给我的律师打电话,这个总可以吧?”
白灵儿板着脸问道。
“请便,这是你的权利,但请快点。”
郭高峰对着白灵儿摆了摆手。
“我们也需要打个电话,有些事情需要交代。”
看着对方态度软了一些,陈风急忙上前说道,另一方面对着柯宏泽不停打着眼色。
事发突然,柯宏泽都忘了给耗子电话,这会陈风示意,他才急忙掏出手机准备致电。
“等会,你们俩不行。”
郭高峰突然抢走了柯宏泽的手机说道:“你们俩是重要嫌疑人,事情没搞清楚之前,禁止对外联系,我怕你们通风报信。”
“尼玛的,存心的是吗?”
陈风看着对方油盐不进,暴脾气上来就欲冲上去。
飞云若雪
无奈对方人多势众,直接就将陈风团团围住,柯宏泽怕陈风做傻事,急忙上前挡住了众人,连连摆手道:“行,不打,我们不打了。”
南宫俊的计策果然天衣无缝,直接给陈风一个栽赃嫁祸,断绝他跟外面的一切联系,果然是“蛇无头不行,鸟无翅而不飞。”
重生以来,陈风第一次感到压力,真正遇到对手。
就这样,在白灵儿打完电话之后,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直接带走,虽最终没上手铐,可毕竟在公司被带走,顶着众员工的指指点点,于公于私都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眼下陈风也没时间去理会那些闲言闲语,他急切需要将消息传递给耗子。
“疯子,我是宏风贸易的法人,一会无论对方说什么,你就直接说你不知情,你只是参股,不参与实际运营。”
趁着众人有些松懈,柯宏泽偷偷凑过来陈风耳边轻声说道。
“什么意思?你小子想干什么?”
陈风急了,上前就抓住柯宏泽的衣领怒道。
“什么干什么,对方明显设了局,我们俩不能同时栽了。”
最強掌門兌換系統 船長不吃魚
柯宏泽瞄了瞄眼前的警员说道:“你脑子好使,出去了能救我,我出去了没半点作用,就这么办。”
“去你妈的,我陈风还没有让兄弟顶雷的习惯,不干。”
良琴擇木
陈风碎了一口。
幻神天下
“疯子,事到如今别犟了,记住我的话……”
“干什么呢?禁止沟通交流,不许串供……”
柯宏泽话还没说完,就被随行警员强行分开了。
“记住我的话……”
远远的,柯宏泽不断用嘴形看着陈风嘱咐道。
为了防止嫌疑人串供,最终三人被分开三部车带走,到了市局后又被强行分开审讯。
其他两人被带去哪里,陈风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一个十几平方的小房间。
跟电视里播放的中间有张桌子,桌上有个强光灯,壁上有个超冷空调,墙上有块镜子,镜子另一面有人在盯着自己审讯的环境不同。
小房间墙上有一面警徽,中间摆了一张铁制椅子,椅子上有手铐和脚铐,椅子正前方是一个审讯台,此时三名警员正端坐在审讯台上翻阅着资料。
对方倒还算是客气,没有要求陈风坐到铁制椅上,而是另外搬了一张木椅给陈风坐下,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陈风。
“姓名、年龄、籍贯、家庭住址……”
审讯一开始,最左边一名穿着便服的年轻男子就开始对陈风询问各种问题。
正中间一位明显官阶要高一些,他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陈风的表情和姿体动作,那眼神犀利而深邃,就像蛇的眼睛一样让人觉得心寒。
最右边的一位负责记录,小房间很安静,啪啪啪的键盘敲击声十分清脆。
“陈风,30岁,彭城人,家住横江北路御景花园……”
对于无关紧要的问题,陈风一一如实回答。
“你跟宏风贸易有什么关系?”
话风一转,警员开始进入正题。
陈风顿了一下,他原本想直接回答自己是公司发起人兼实际控制人,可话到嘴边,他犹豫了,他突然想起了临出公司大门时柯宏泽的嘱托。
如实回答?万一跟喇叭的口供不一,岂不是弄巧成拙……
按照喇叭的交代将公司直接跟自己撇清,选择置身事外争取保释机会去外面跟对手周旋,再伺机救出喇叭?
无疑第二种方案是最好的结果,可要让自己出卖兄弟,拿兄弟的安危作为赌注,陈风实难启齿。
一时间陈风陷入两难之间,他紧咬着牙齿,呼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问你话呢?”
警员对陈风的表现很不满意,啪的一声拍响了审讯台怒吼道:“你跟宏风贸易究竟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不就是字面上的关系咯?”
狂凤倾天下 夏莲迷
陈风微笑着耸了耸肩淡淡回答。
“你什么态度?”
对方怒了,怒气冲冲地训道:“你知道这次的事件有多恶劣吗?国家对违禁品的判刑是很严重的,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情节严重足以重判……”
陈风看着对方,嘴角微微上扬冷笑一声,紧接着又闭上了眼睛选择沉默。
“你不用选择沉默,我们已经当场抓获,现在人证物证俱全,即便你不承认,我们也可以将你移交法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
看着陈风油盐不进,对方开始威胁着陈风。
陈风依旧闭目冥神,闷声不吭。
“你还年轻,有没有想过这是什么结果?这样做有意义吗?”
此时中间的领导警员看着威胁没用,开始转为诱导:“如果你肯配合,交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供出其他同伙,我们可以帮你转为污点证人,从轻发落,即便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为老婆孩子考虑。”
事实上对方的话对陈风的心理还是有很大促动的,尤其是想到了家里的父母,想到自己的老婆孩子,陈风的心揪成一把,跟煎熬似的难受。
“在我律师来之前,我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也不会承认任何事情。”
陈风缓了会劲,咬着牙睁开眼睛看着对方:“我只能回答这件事跟我们无关,跟宏风贸易无关,其他的,我一概不清楚。”
此话说完,陈风再次闭上了眼睛。
弃妃这个高危职业
“他妈的……”
看着陈风完全不肯配合,警员气得直接让手里的笔狠狠甩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