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6fs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新書《白閻天子》已發佈-em65e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谢谢~~
国产动画大冒险 穷四
新书期,每天两更,中午12点更新。
上架后正常爆更。
万劫为神 晏南风
可以先看看味道,如果合口味,请点个收藏,记得用推荐票浇灌幼苗哦~~~
新书风格:神秘侧,仙侠风的爽文。
新书简介:
——黑暗玄幻文——
“夏炎,你不过凡人天子,在太虚仙宗眼里,只是傀儡而已!你敢犯上作乱?!”
“帮我带句话回去,七天之内,我定屠尽太虚仙宗。”
……
“魇王”夏炎,醒为凡人,梦为阎罗,获得了将万物“神秘化”的能力。
您触碰了凡间功法【吸星大法】,获得了圆满境界的神秘级功法【饿鬼道】。
您触碰了【落日箭法】,获得圆满境界的神秘功法【九子鬼母连珠射法】。
您触碰了自己的【骨头】,获得无限重生的【不灭骨】。
您触碰了一座【废弃古城】,获得恐怖鬼蜮【兜率宫】。
直到有一天,您不得不把手掌按向整个人间。
……
十六年大梦,一朝苏醒,化身阎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白阎天子,黑暗玄幻!

55z33精华都市小说 皇兄萬歲 起點-12.必須做道侶(二合一)展示-8h3rz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紫辰雪御剑飞行,带着夏极开始往下冲刺…
白銀 霸主
煞源明显是在谷底。
而要进到谷底,就需要杀进去。
这“彪剑”的路上,两人看到整个孤绝峰从上到下一排一排的黑色腐烂羽鹤。
那些羽鹤已经无法飞行,只是用生出的爪子死死扣着山壁。
山壁上因而被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洞。
而随着两人的下降,漫天的黑色鹤羽激射而来…
紫辰雪防守一处打消耗战吃力,但是面对这样的“游击战”却是轻松的很。
她轻轻道了声“我来”,然后直接一心三用…
一边御剑坠落,一边驱使两把剑在半空飞速旋转。
剑本身的长度连同剑光法相,飞速旋转成了两道极大的银色光圆,寒辉霍霍。
鹤羽激射,飞速而来。
当当当当当…
宛如万箭击打在坚实的盾牌上,又如骤雨敲落在玉盘,纷纷弹开,声响清脆…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飞剑已经直接冲到了谷底。
两人视线投向下面,谷底赫然是浓郁的黑色气体,宛如铅汞般粘稠的缓缓流淌着,
而一个又一个的黑色腐烂羽鹤正从其中爬出。
夏极目光扫动,参照了一下远处的地势道:“这黑色气体并不深,应该只有五六米的样子,如果再晚一段时间,怕是就能达到数百米了…到时候能够孕育出来的,怕就不是这种半吊子的腐烂羽鹤了。”
紫辰雪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也算是巧了,否则煞妖哪有这么好杀的?这毕竟是十三业力境的劫妖。
然而,这些黑色腐烂羽鹤都是“不完全体”。
她回了句:“数量有点多了。”
说着,她便停了下来,然后又道了声:“我试试能不能斩散那些煞气…毕竟之前还没遇到过这种正在成型的煞地。”
飞剑悬于崖壁左侧数百米,又悬于黑色煞气上方近数百米。
这个距离,刚好足够多开从侧边和脚下射来的羽箭。
紫辰雪收回两把飞剑,稍稍闭目,然后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拢,上接天穹。
天地神通似是得到号令,而在她之间玄奇的萦绕。
紫辰雪缓缓道:“剑二——天海云生化孤龙”。
话音落下,
她双指便是往下脚下猛然一点。
这一点,天地里的风云如得号令,纷纷向着她手指点的方向而去。
指出,未见剑。
再看,却已看到一把极其夸张的千丈巨剑往下斩落。
那巨剑只是做了“斩”这个动作后,便是完全地脱离了紫辰雪的掌控,而是自己如有生命般向着下方而去。
预想之中的轰鸣并没有出现…
因为这一道天地神通化作的剑气,赫然成了一条若有实质的风云之龙,这条龙扎猛子般扎入了黑色气息之中,顿时翻江倒海,气浪起啸。
天地之间气流忽然凌乱起来,紫辰雪御剑带着夏极稍稍腾空,而她左手始终抓着那“太阳剑轮”,以防生变。
这时候,连绵不绝的巨响,还有怪异的尖鸣频频传来。
风里传的到处都是。
而延绵数里的煞地则完全被掀开了,
黑色腐烂羽鹤竟被那条“风云之龙”卷抛的漫天都是。
如同一个黑色的棉被一把利刃,给撕裂了,露出内里的白棉花,黑白相间,延绵十多里,很是壮观。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紫辰雪舒了口气道:“这煞地是真的刚刚成型,否则我也没办法一剑斩开。但如此形势,想要下去探索还需要一点时间。”
夏极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快到午夜了吧?
他道了声:“等不起了。”
说罢,他右手五指压下,轻叩虚空,一个更密更大的发相球顿时出现。
夏极探手往下…
梅夫人的生存日记
虚空里顿时浮现出一只极大的法相巨手,那巨手探入煞地,狂猛地扯动着,将那依然在不断“愈合”的煞地给彻底撕开。
紫辰雪再次见识了这力量…
她幽幽看了一眼夏极,只觉这男人可以越两境杀敌了。
两人配合,一剑化龙,一手法相,将这未成形的煞地撕的支离破碎,就算是那黑色腐烂羽鹤再多也是没用。
月光照耀之下,显出地面一个瑰异的黑色旋涡。
那旋涡从地面生出,如同一个泉眼似的,正源源不断往外涌出黑色气体…只不过可能是少了灵气的缘故,黑色气体的产生速度已经很慢了。
夏极略作观察,虚空里的法相巨手直接抄起那一片土地,泥土震散,尘埃飞扬,露出一块黑色的有着皮肤质感的岩石。
就在这诡异岩石被法相巨手抓着升空时,诸多的黑色腐烂羽鹤发了疯似的开始尖叫,然后完全不顾自身地向着两人飞扑而来,要进行阻拦。
纨绔丹神 落日九天
但这根本没用。
法相巨手抓着那诡异岩石到了不远处。
夏极道:“小紫姑娘…”
东海剑仙道:“叫我辰雪吧。”
夏极道:“辰雪,你用储物空间先把此物收起来。”
紫辰雪非常乐意这么做,如果这少年让足够多重要的东西储存在自己储物戒指里的话,那岂不是说他离不开自己了?
爱情就来的这么快吗?
紫辰雪虽然还是很困惑,理智也很费解,但感情和直觉却在告诉她面前这男人就是她追求的终极。
做道侣,必须做道侣。
于是,她直接把这煞源收了起来。
黑色腐烂羽鹤们失去了煞源,便陷入了更加疯狂的状态,这疯狂持续了约莫半炷香时间便是进入了虚弱状态。
再接着,这些诡兽竟是一个一个灰飞烟灭,化作被黑气包裹的奇异血肉,落向大地。
血肉黑气,漫天飞舞。
而那些血肉才一落地,就如同水入海绵一般,被吸收了进去,再也不见。
夏极静静看着这一幕,忽地抬起法相巨手盛住一块血肉…
那血肉落在法相掌心上,便开始飞快地“融化”。
夏极快速道:“收起来。”
紫辰雪感觉怪怪的,但还是抬手收起了那“血肉”。
只是在这几个呼吸的功夫里,那血肉已经从拳头大小“融化”到了指头大小。
片刻之后…
这座环绕的深处就恢复了安静,除了孤绝崖上的诸多抓孔在提醒着两人,这一切都是真的。
……
呼~~呼~~
夜风于耳畔响着。
脚下月辉里的景色亦是在飞快倒退。
紫辰雪从后面稍稍靠近了夏极,左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又如触电般的挪开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夏极只能装作不知道,否则更尴尬。
花式追妻:精分老公,何弃疗! 南烛.
紫辰雪红着脸,忽道:“我那三剑其实是你破开的吧?”
夏极坦诚地应了声。
紫辰雪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夏极道:“齐墨。”
紫辰雪道:“不可能…一个再怎么天赋异禀的人都不可能把聚灵阵利用到这个程度,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意,更不可能在不修行玄功的情况下拥有法相。
但你,不仅拥有了法相,还拥有了这么多,以及这种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攻击手段。”
夏极沉默着。
紫辰雪小声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夏极实在无奈了,如此局势,他势必是需要一个势力支持的,而原本妙妙所属的天剑一脉则是天然的势力支持者…
但是,且不说这个世界的人如何看天道,如果知道了他是天道,会不会前来追杀他,
就只是面前的紫辰雪在世界观未曾开拓到一定程度,也绝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上一局,小苏之所以相信自己,因为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老祖之所以相信,是因为老祖已经经历了许多劫难,自己本身就有推测。
而这一次…
局势却是完全不同的。
夏极舒了口气,没办法,只能采用最简单的手段了。
于是,他在飞剑上转过身。
皓月当空,寒辉洒落在这东海剑仙淡紫的衣衫上,而显出她几分冰冷出尘之意。
夏极双手轻轻搭在她双肩。
紫辰雪身子颤了颤,却没有挣脱,只是低下头不敢看他…然而脚步却小小巧巧地挪动着,向着夏极的方向又靠近了一点点,直到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夏极温和道:“我现在有许多事无法和你们说,但我此时真的是齐墨,也是齐妙的亲弟弟,并不是夺舍还魂之类。”
紫辰雪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只觉若是两团炙热滚烫的火焰点燃了自己,
而她躯体的冰冷、心灵的冰冷都开始融化了,化作潺潺春水复苏万物,
一瞬间,这位出尘缥缈的剑仙竟如“万物复苏”般,也红润了起来,明媚了起来,娇艳欲滴。
紫辰雪红着脸,轻轻道了声:“我相信你。”
夏极看她这样,心底也有些尴尬…
但转念一想,反正若是自己胜了,化作天道之后,也需在人间留下眷属,更需要不少大能支持…
阴阳相合,乃是天地大道,一切顺其自然吧。
……
没多久。
御剑飞行、同载一剑的两人便是看到了凉州城。
凉州城内,西区,一间小宅。
庭院深深,
妙妙托腮坐在屋檐下,忧心忡忡地看着远方。
直到月辉里,飞剑从空落下,显出两人身形,她才咬住嘴唇,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夏极还没说话,
紫辰雪直接道:“今日有些机缘,我带齐墨去取之,所以耽误了…”
妙妙见到东海剑仙解释,心底也明白,而且有机缘乃是好事。
紫辰雪又道:“我想过了,你若愿拜我为师,不需再随我去东海…而是,我随着你们。”
“欸??”
妙妙愣了下,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最强之军火商人
她其实对这位剑仙前辈充满好感,心底也是有点想随她离开的,只不过她担心弟弟,再加上有了弟弟背后仙人给与的玄妙剑道,所以才准备自己摸索。
但自己摸索终究会走许多弯路,哪有里老师好。
紫辰雪道:“怕我这个师父不够强吗?”
说罢,也不待妙妙反应,便是食指中指并起。
妙妙瞳孔猛然收缩,那双指在她眼中已经化作了一把凌厉的剑。
庭院深秋,堆积于地的落叶,如被那化剑双指的剑气牵引,旋舞轻绕,化作旋涡,涡流转速越发之快…
俨然一副此处天地已被她所掌控的景象。
紫辰雪轻声道:“你看这一剑如何?”
剑一,
碧海潮起云生灭。
她说罢,化剑双指已经指向天穹,刹那间,以她为中心,那满地的尘埃、黄叶解释腾空而起。
一尘一剑,一叶一剑。
尘叶滔天,剑亦滔天。
小丫头吻你上瘾
剑光灿烁,宛如金霞初起,于苍云之后幻变出万种生灭,极其壮观。
东海剑仙一脉的“天之九”,并不是简单的法相玄功,而是九种普适性很强的神通,这种普适性体现在其延展之上,每个人施展出来的天之九都可能有所不同。
除此之外,这九剑还能添附后续境界的力量。
夏极虽然能破开这九剑,但并不代表着他给出的剑招具有“天之九”这样强大的普适性、延展性。
古玩帝国 八大木
而这样的特性,也许正是妙妙能成就太元的依据。
夏极在孤绝峰看到剑二时就有了推测,如今又看到剑一,心底推测更明确。
贫穷贵公子:不良校草别追我
强大的因果是无法斩断的…
紫辰雪和妙妙几乎是注定了师徒之缘。
而妙妙的未来,亦在于此处。
他妄加干涉,看似带来了更好的,其实孰优孰劣,却于这天机混沌之时,隐藏于无以推算的时间长河与因果之中,不可窥探。
一剑出,凉州喧哗。
很快,便是又不少城中驻防高手从四处围来,在这小宅院之外静静围着,
而为首之人乃是一个身穿轻甲、手握七星枪的将军模样的男子,
他恭敬着扬声道:“北唐皇室供奉,况鹰,见过前辈!”
紫辰雪道:“我无恶意,亦无交锋,只是施展剑招而已。”
那将军模样男子沉吟了下道:“有前辈此话,我况鹰便放心了。”
说罢,他挥挥手,一群匆匆赶来的人就如退潮般迅速散开了。
他们是城中驻防的超凡强者,见到这等强大的力量自然要来调查清楚。
而待到回去后,他们亦会查清楚这小宅院里居住者的身份,对他人加以约束和告知,让他们不要去与这小宅里的主人轻易发生矛盾,以免误引争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若是可能,便是给一些善意,当做结个善缘,今后若是凉州城生出祸事,这宅院的主人或是刚刚的强者说不定还会给出支援。
这才是官府正常的态度,而不是一看到强大力量,就想到机缘,然后想到有宝物,再然后无脑去争抢…
况鹰有脑子,否则他不会成为皇家供奉,而会在成长的路上便提早死了。
夜色恢复了寂静。
喧哗亦渐渐平息。
紫辰雪努力地让自己的笑不那么冷,然后看向妙妙。
妙妙再无犹豫,恭敬地作揖,然后道:“弟子拜见师父。”

wk97w精彩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起點-11.令人意外的表白(二合一)-x3fde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哧哧哧…
哧哧哧哧哧…
细碎的声音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如从高处俯瞰,可以看到这孤绝峰的底部已经全黑了。
峰底那铅汞般的黑气少了灵气镇压,而喷薄而出。
这些黑色的、密密麻麻的、正在飞快爬动的东西正是从黑气里而来。
鸳鸯弦断悔相逢
这些就是煞妖。
但…
紫辰雪也不是吃素的。
她虽然还没进煞地,去通过屠戮煞妖而突破这个时代被称为超凡三品的业力境,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能力。
须臾之间,
她已做出了反应。
指头一挑,腰间长剑铿然长鸣,如若龙吟。
高亢声里,长剑飞射向天空,然后绽放出一重重剑光。
剑光向周边扫射,宛如一把大伞正在甩落雨点。
瞬间,这海量的剑光顺着崖壁往下冲刺。
剑潮对上那煞妖的黑潮,极为壮观。
人间罪恶
然而,那些黑色煞妖却是源源不断…与白色剑潮相互对撞、抵消。
这就进入了消耗战了。
紫辰雪撑了一会儿,感到那煞妖黑潮的冲击力变强了,便也是加大了力量。
如此,黑色煞妖欲登山,而白色剑潮却在镇压。
这般的拉锯持续了一会儿,黑色煞妖的力量越来越大,紫辰雪的消耗也越来越大。
这时,这位东海剑仙侧头一看夏极。
这一看,便是又愣住了。
夏极还在吸收灵气…
他竟似要把这一块的灵气统统吸光。
难怪那黑色煞妖的力量越来越大。
这是“封印”在彻底解开啊。
而随着灵气进入他体内,那少年背后的法相已是茫茫一片,宛如孔雀开屏、凤凰拽尾,
紫辰雪粗略看去,竟已达到数千。
“这…”
一时的不察,稍稍的松懈,导致了煞妖继续往上而来。
紫辰雪提醒了一声:“差不多了。”
夏极居然还有时间回应一句:“等结束之后,我来处理,你先守住。”
紫辰雪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她见到了什么?
一个人从零品武者,一下子成了超凡一品,不仅如此,还拥有了上千法相?
夏极的吸收速度很快…
他粗略感受着这孤绝峰四处的灵气,应该足够支撑他“吸”到“一象”的程度。
对别人来说,法相境就是法相。
但对他来说,法相境却是法象。
一万法相成一象。
紫辰雪的压力越来越大,煞妖一重一重冲击而上,而她能够守御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逐渐的,煞妖竟然攀登上了孤绝峰颠。
那是一只只奇异的黑色腐烂羽鹤,只不过这些羽鹤的双瞳却是没有任何聚焦点、且彻底涣散,
躯体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而一双羽翼好似也已经退化,羽翼顶部生出了黑色尖锐爪子。
这些羽鹤从四方围来,迅速攀爬。
每一分每一秒,它们都在扑打着双翼,而羽翼里则是很多黑色的寒芒闪过,那是沾染了煞气的羽毛。
紫辰雪的范围越来越小,但防御也越来越坚实。
她娇躯同时驾驭着三把剑,这三把剑浮空焕然,形成了三重防御圈。
嗖嗖嗖!!
黑羽如骤雨横流。
而三把剑,却似三道白墙。
那些黑羽即便穿过了第一道墙,也会在第二道,第三道前卡住。
东海天剑一脉,绝杀为“天之九”,“天之九”乃是九重境界,一剑一重天。
而天剑门人彻底领悟一剑,就可以多分出一道心,亦可以多驾驭一把剑。
这“驾驭一把剑”,是“以一把剑为基础”进行攻击,而用一把剑施展出“万剑法相”依然属于一剑的范畴。
可想而知,待到九剑大成,且不说这“天之九”的剑九有多强大,便是这天剑一脉的一人便是可抵九人,而且还是配合默契的九人。
然而,“天之九”极其之难,尤其是剑九,根本就不是法相境、甚至不是法身境的范畴了。
即便是紫辰雪的那位老师,也不过才修行到剑六…
而这,已经足够她的那位老师一人挑起整个天剑一脉,在东海无人敢惹了。
当当当!!
剑光与黑羽。
白潮与黑潮。
闪婚,老公太腹黑! 李家四少
层层能量爆发,这孤绝峰上的山石也不堪打斗,在寸寸崩碎,竟似要彻底坍塌了一般。
而此时,阵心坐着的夏极直接睁开了眼。
他话不多说,抬手一指点出,
明攻易躲,暗受难防 许倾城
指尖瞬间生出了一个约莫脸盆大小的法相球。
球上,诸多法相虚流不息,周转不灭,很是玄异。
夏极手指直接点入那法相球之中…
一瞬间,虚空里显出了一根巨大的法相手指。
那手指从天而降,如是碾蚂蚁一般,碾着那些煞妖。
似乎觉得碾太慢了,那法相手指横放在了崖顶地面上,猛然一个横扫,便是一堆煞妖被扫的飞了出去。
这种运用法相的力量,乃是道层的…别人根本不可能学得会。
而这种力量的运用手法,也完全的跨越了境界。
以至于踏入神通境的紫辰雪都蓦然转头,再度惊讶地看向夏极…
然而,她眼中,那少年竟是一边攻击,一边继续吸收着灵气,同时还提醒她:“还没结束,估计要到晚上了。”
紫辰雪“呵呵”了一声,吐了吐舌头。
破防了,彻底破防了。
事到如今,她虽是心底一肚子问题,但还是忍着,专心操纵三把飞剑进行攻击。
两人协助防御…
没多久,明月升起,而攻防还在继续。
待到明月到了中天时分,夏极才完成了灵气的吸收。
这一片区域,至少是“八卦聚灵阵”周边的灵气都已经被他吸收殆尽了。
而他也如愿以偿的凝聚出了“一象”。
他不是没想过踏入法身境。
但他只是稍稍尝试,就感知需要的灵气极多极多,多到一个近乎于恐怖的数目,而这里的灵气显然是不够的。
更何况,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法身会是什么…
既然完成了吸收,夏极直接起身,一个闪身来到紫辰雪身侧,道了声:“御剑,起飞。”
紫辰雪运用两把剑继续防御,第三把则是飞到了两人脚下。
嗖~~
剑破空,上了云层。
朗月之下,诸多羽鹤发现目标升高,便是继续抬起羽翼,往高处拍打。
夏极注视着这些怪异的羽鹤,这些就是煞妖吗?
苏甜曾经说过一些…
斩杀七十二煞地生出的妖鬼,就是达到业力境的方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煞地的形成原因极可能和再远古时候的死神文化有关。
天道到了这个时代,理论上没有太多帮手,但是死神文化的存在却导致了祂与这些煞妖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侧头问:“小紫姑娘,能多说些关于煞妖和地煞的事情吗?”
紫辰雪正专注在自己的小心思里,听到他问话后,竟是脸红了红,双腿紧了紧,稍稍垂下头。
她手指微抬,飞剑随之升空,直至达到了一个足够高的高度,使得那些黑羽无法射到两人后,
紫辰雪才轻柔道:“我听师父说,煞地都是零星分布的,而每一块煞地的产生都必然伴随着一个或者多个煞源。
而煞源从何而来,却是很少有人知道。
我问过师父,师父说这很可能和大地之下的某种奇异变化有关系。”
夏极俯瞰了一眼脚下道:“此处并无其他阵法,按理说,灵气不该是用来镇压这些煞妖的。”
紫辰雪点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然后道:“确实如此,一开始我以为是你吸收灵气,导致了这些煞妖的封禁解除,但此时仔细想想应该不是这个情况。
可这边的煞妖这么多,却没有封禁,却也不合理。
这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这些煞妖正在产生之中,还没有稳定。”
她露出回忆之色,缓缓道:“老师说,大地之下若是生出了变化,煞源就会在灵气浓郁之处凝结,而你挑选的孤绝峰刚好是一个灵气浓郁之地…
更是一个刚刚孕育煞地的地方。
你吸收灵气,煞地就无法彻底形成,那些煞妖自然就会前来攻击我们。”
夏极忽道:“煞地的形成很频繁吗?
我是说…大地之下的变化正常吗?”
紫辰雪发现这少年的关注点非常奇怪,正常人应该关注的是“这煞地距离听雪书院、甚至周围城市并不是非常远,煞妖的出现会不会带来危害”,再或者是“煞妖汇聚之处会不会有着机缘,从而提升自己的力量”…
但他关心的却是“大地之下的变化”。
紫辰雪有点儿懵,但她还是摇了摇头,坦言道:“我不知道…不过,也许我师父知道。”
她虽是神通境,而这少年不过是法相境,但这位东海剑仙已经被他的万法一象震撼到了,于是张口闭口开始说“师父”了…
提长辈,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夏极正在评估着那些煞妖的层次,大概每一个都距离法相层次还差一点,偶尔有几个大的达到了法相层次…
既然如此…
他想了想道:“小紫姑娘,随我去取了煞源,可好?”
紫辰雪看着他一双明亮干净的眸子,忽地鬼使神差地开口道:“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完这句话,这位紫衣仙子心跳速度就加快了,如小鹿乱撞。
夏极道:“我本就答应姑娘,事成之后,一定让姑娘如愿…我猜想姑娘一定是想知道是谁破解了你那三剑…”
紫辰雪急忙打断他道:“不是,这个不是我的心愿,你就算说出来,也不是如愿。你不要说,我不听!”
夏极:???
“那你要什么?”
紫辰雪转过头,大口大口地深吸了三口气,然后如是决定了什么,忽然转身,勇敢道:“我…我要你做我的道侣。”
夏极:???
这是什么情况?
冥古时代妙妙的老师,和自己才相处了没多久吧?
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请求?
紫辰雪急忙道:“你别误会,我…我从小到大恋爱都没谈过,不是个随便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
想今后漫长的岁月一同与你度过。
想今后双修时,睁眼闭眼都是你。
想今后遇到困难了,相互扶持的人是你。
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我也不懂。”
夏极愕然了下。
不对劲,难道说自己这种特殊存在,在“求道者”眼中会产生极大魅力?
可是,在上一场对局里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思绪如飞,很快又给了这个判断一些支持。
其一,上一场对局时其他人境界还比较低,未曾达到神通境界,谈不上“求道者”。
那妞你真拽 蓝雨儿
其二,自己赢了一场,某种程度上,已经打破平衡,压过了天道一头,所以在“求道者”才会对自己有感觉。
其三,东海天剑一门定然有很为奇特的地方,否则紫辰雪不至于在自己换了地方后,还能找到妙妙。
紫辰雪说完这句话,感受到对面的沉默,她只觉得紧张的要死。
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剑仙,而觉得是一个等待着审判的怀春少女。
夏极思绪既定,便是温和道:“其实可能存在一些误会…小紫姑娘还是先弄清楚自己的感觉,明白这感觉究竟是不是喜欢再说。
而在这之前,你反正和我与妙妙住在一起,若是确定了,也来得及,这样好吗?”
紫辰雪咬着牙,勇敢道:“如果我确定了还是喜欢你呢?还是要你做我道侣呢?你答应我么?”
夏极有点儿头疼了…
紫辰雪显然是个很好的帮手,但怎么就和道侣扯上关系了呢?
也不是说紫辰雪不漂亮…
而是,如今的他心思根本就没有通在道侣上面。
更何况,随着时间的发展,紫辰雪说不定会被他远远抛在身后,到时候两人距离相差太大,便是在一起也缺乏话题。
邪性鬼夫,夜夜撩 暮非焉
但话说回来,妙妙既然能够成就太元,那么身为她老师的紫辰雪,未来的成就应该也可以期待一下吧?
夏极温和道:“若是相处久了,谁没有感情呢?
到时候,若是水到渠成了,便是不需小紫姑娘说,我也愿意和小紫姑娘结为道侣。
淡水 鯊魚
而在这个过程里,小紫姑娘若是感觉这不过是一时冲动,亦有退路。如此可好?”
紫辰雪脸皮薄,说刚刚那些话已经鼓足了勇气,而这勇气的保质期太短了,现在已经过了…
她想了想,点头,轻声道:“呐,一言为定。”
说完,还伸出手指,一副要拉勾的模样。
夏极看的目瞪口呆…
这剑仙在某些地方的心理年龄似乎不大啊。
但到了这时候,他也不拒绝了,便是和紫辰雪拉了钩。
随后,紫辰雪则是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太阳齿轮”般的小东西,托在巴掌心上。
细细去看,那“太阳齿轮”的每一个“齿轮”竟都是由一把很细小的剑构成的。
紫辰雪抓着这“太阳剑轮”,随后往脚下看了看道:“齐墨,你准备好,我要下去了。”

xhgwm小說 皇兄萬歲 起點-9.八卦聚靈,劍仙護陣(二合一)展示-4k3pz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师…师叔??!”
赵腾老师只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但面前这位令人尊敬的老者,显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而是继续吩咐道,“老夫代师收徒,所以这位齐墨小先生,今后便是我听雪学院阵道传承的掌舵人了。
小先生初来乍到,许多事还不清楚,你需得尽量配合。
但,此事便不要告知那些小辈了,也不需张扬。”
赵腾:…
他深吸一口气,心底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带着进来的年轻人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师叔,而且还是去掌管阵道。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刚刚他可是还在指点着这学子要懂得礼仪…
妈的,什么事啊?
这是日了野狗了。
即便是这书院的老师,心底也忍不住爆出粗口。
但他还是侧身,恭恭敬敬地对着夏极作揖道:“小师叔。”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赵腾起身,深吸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平复了下来,然后道:“请问院长,我需要通知其余师妹师弟或是同僚么?”
欧阳穆想了想道:“让他们过来吧,我亲自与他们说。”
“学生明白。”


片刻后。
二十余名书院老师出现在了这山中小阁楼前。
一行人先是行礼,然后…则是被欧阳穆直接告知了这件事。
顿时间,这二十余名学院老师和之前赵腾的表情、心情一模一样。
无非就是和野狗的体位略有不同。
一个个古怪地看向夏极。
“师…师叔?”
“还是阵道的小师叔?”
众人震惊之余,却还是没有忘记行礼,同时也记下了夏极的模样,之后他们在书院里自然会提供相应的支持。
待得这些年岁各异的老师们返回学院后,
秋日山道,便是恢复了原本的安宁。
欧阳穆道:“小先生,随我来吧…入我儒门,自也需些礼仪。”
空山孽緣
夏极点点头。
他随着这老者走入小阁。
而小阁之后竟还是别有洞天。
霜叶飞旋,铺出枯黄的幽静小道,落叶有声,却更显无声。
两人踩踏过这道路,脚下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因为无需昭告天下,所以“代师收徒”的礼仪并不复杂。
主要流程便是祭祀先人,焚香而拜。
夏极知道根本没什么先人,死了便是永远消失了,但他也没多说,而是遵循着流程,完成了礼仪。
待到结束后,欧阳穆看向夏极的神色便是更显亲近了。
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很注重门派与出身的,一朝入门便是自己人。
而即便是正道出生、为非作歹的大魔,也绝不会失去自己出身的约束,便如“虎毒不食子”一般,对曾经的师弟师妹师父,绝不会轻易出手。
人心底,总是有些底线和净土的,否则和没了理智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之前,欧阳穆和夏极虽然说着代师收徒,但毕竟没有完成仪式,总归还有些距离感。
如今,随着夏极走完流程,这距离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老者也不问夏极的秘密,只是温和地笑道:“小先生,既然已近中午了,就来后山随我一起吃顿顺便餐吧。”
夏极看看天色,万里霜天正中,悬着那并不耀目的太阳,便是点点头笑道:“有劳师兄了。”
老者听到“师兄”两字,哈哈一笑,再不多说,抬手指天,轻轻道了声:“风来。”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山风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往上卷起,
在卷起的过程里,风力越发增强,随后竟是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
那大手探入云端,从两人头顶飘过的云朵里扯下一片。
那云朵竟似有了生命般,从天空飞来,飘落到了两人脚下,直接载起了两人。
旋即,老者抬指一点,云彩便是向着他手指指着的远处,飞掠而去。
脚下风景皆已小,山河俯瞰入眸中。
云上,欧阳穆侧头看了一眼夏极,只见后者神色平静,至始至终更无半点慌张或是惊讶之色,心底更是暗暗感叹。
他本来还想问一句“小先生,你看我这言出法随的法子,可能入眼?”
略作思索,他决定还是不问了吧。
这点小神通有什么好嘚瑟的?
万一又被师弟给打脸了呢?
两人立于半空,腾云驾雾之间已到深山。
从高俯瞰,这苍云山的深山之中竟然有一块“沙漠绿洲”样的竹林。
明明是秋天,竹林竟然未曾枯黄,依然是新春翠绿的模样。
竹林里,一个贵妇人正在抚琴。
云层落下,
那贵妇人才抬头,
可见到云层上除了欧阳穆,居然还有个少年郎,便是一愣。
然后听到老者介绍“这是他的师弟”…那贵妇人更加震惊了。
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身去竹林深处炒了两个小菜。
南少的清純小甜妻
这贵妇人便是欧阳穆的妻子——慕山水,亦是如今北唐天子的亲姐姐。
由此可见,一个王朝和书院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千丝万缕,密切的很。
饭后。
老者带着夏极回到书院,并说让他需要“八卦聚灵旗”时随时到他这边来取。
随后,赵腾再次到来,带着夏极去到了阵道传承所在的峰宫。
这一处依山而建的学宫虽是冷清,但也干净。
宫内几乎没人,只有两三个维持着宫殿干净的侍女,以及几个值守于重要建筑前的守卫。


夏极折腾了一天,看看天快黑了,就骑马回了凉州城。
妙妙正在忙晚饭,今天她特意买了点肉,想着无论夏极能不能进书院都得吃点儿好的,见到夏极回来,她明明心底紧张的要死,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怎么样?”
夏极生怕吓到妙妙,便很本分地秉持着“你问什么,我答什么”的原则道:“已经入了听雪书院。”
妙妙舒了口气…
这些天压在她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挪开了。
本来她还在想着如果自家弟弟入不了学院,那她只能带着夏极再来一次搬家、重新去往碧落书院再试试了,但到时候两人的经济必然会处于极度拮据的状态。
现在好了,这担忧没必要了。
于是,妙妙就和老娘似的,叮嘱了两句:“得好好学。”
夏极笑笑,应了声。
他坐在桌前,侧头看向窗外。
窗外屋檐下,那石头压着的纸页依然在飞着,显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问答”。
他好奇地起身,过去抓开石头,看了一眼纸页。
纸页上写着:东海天剑一脉,白辰雪,想与道友一见。
夏极神色动了动。
东海天剑一脉?
虛無界皇 小小顏歡
这岂不是应该就是按照原本轨迹收了妙妙的那位剑仙?
这等剑仙身上自然有着妙妙的大机缘。
或是剑法,或是其他什么。
果然,妙妙这样的天命之女注定会遇到剑仙。
但是,这一世他不可能让妙妙再去东海,否则定会入了天道的罗网之中。
此时,屋内传来声音。
“那个苏…齐墨…把纸放回去,快回来吃饭了。”
妙妙端着晚餐已经上桌了。
夏极应了声,便是返回了,他前因后果心底清楚的很,便也什么都不问。
姐弟俩安静地吃着晚餐。
晚餐后,妙妙又在修行剑术,这些日子,她所接触的都是最高明的剑道…居高俯瞰,原本的境界和困难都是不值一提了,她自是进步极快。
夏极则是在思索“运用八卦聚灵阵”的时间和地点,他施展这等阵法自然需要护阵之人。
而护阵之人理论上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妙妙。
但妙妙还没成长起来。
至于院长,固然也是选择,但是他并不想让一个人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若是有其他选择,他便不会选择欧阳穆。

没多久。
深夜便是降临了。
妙妙一直趴在窗前,不时地就小心翼翼地推开点窗缝,想看看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模样。
月光里,秋风掠过,吹得那石下纸页哗哗作响。
但等了很久,始终没人来。
午夜已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月上中天。
妙妙打了个哈欠,还在坚持不懈地“偷窥”。
冷辉之中,一道紫色身影踏月而至,若一片羽毛般落在了庭院前。
月色里,显出婀娜颀长的身影,一双长腿踏着银白长靴,而腰间则是悬着一把正轻轻荡着的长剑。
紫辰雪查看了一下纸页,发现那位破解了“天之九”的剑修并没有给出回应。
她神识再扫了扫四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人。
这位东海剑仙神色冷了冷,直接出声道:“身为一名强大的剑修,竟然避而不见,鬼鬼祟祟算什么?”
声音散出,融于风中,却没人回应。
紫辰雪再等了会儿,依然只听得风声、树叶声。
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现在就直接离开了,但这位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是充满了个性的剑仙。
紫辰雪决定等到那人来。
毕竟,那神秘剑修也是看中了妙妙的天赋,否则怎么会和自己争夺弟子?
他总不可能把徒弟丢就在这儿吧?
紫辰雪思绪既定,决定守株待兔。

从那一天起,这位东海剑仙就与姐弟俩开始了“同居”生活。
只不过,她没地方睡就是了。
但这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紫辰雪只是取了个蒲团,在月色里闭目打坐就算是休息了,
而如果想要躺着了,只要丢一根绳子悬在两个房梁之间,
然后她轻轻跃上,荡秋千般的躺在那绳索上,也能睡得安稳。
至于沐浴更衣。
仙女需要沐浴更衣吗?
仙女就不会脏……
紫辰雪很强大,她已经可以动用神通直接清除体表尘埃,而躯体的超凡,使得她已如玉石一般再不会产生什么污垢了。
紫辰雪的到来,最大的好处就是改善了姐弟俩的伙食。
毕竟,她储物空间里藏了不少异兽的肉,时不时就切两斤给妙妙。
在经过了最初的相处后,妙妙便也不客气了,
紫辰雪给肉,她就取了肉切丝剁糜,用以炒菜…
于是,白天妙妙忙家务,修行剑法,
救下魔王之後 回憶之主
夏极则是去往苍云山的阵道宫,
而紫辰雪盘膝坐着。
也许这世上只有两件事能让紫辰雪起身了…
那就是吃中饭和吃晚饭的时候。
这些时候通常都伴随着夏极的回来。
一来二去,紫辰雪和夏极也算认识了。
但也许是因为东海天剑一脉从来都是传女不传男、且一脉单传的缘故,这位剑仙的交际能力并不怎么样,倒是夏极会时不时逗她两句。
毕竟,在夏极眼里,无论剑仙,还是院长,其实都只是孩子。
他站的位置极高,看着人间的一切人和事。
交手3:最後壹戰
所以,这位紫辰雪虽说是剑仙,但在他眼里某种程度上还没有妙妙大…顶多就是个活了百来年的小家伙吧。
夏极这种很随意的态度让紫辰雪莫名地讶然。
这人间的凡夫俗子知道她是剑仙之后,只会有三种反应。
第一是讨好。
第二是恭敬。
第三是故弄玄虚。
但无论是三者之中的哪一个,其实都是想求些机缘。
但这位凭什么对自己这么随意?
比师父对自己还随意?
最关键的是,自己居然不讨厌这种随意,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就该这样?
为什么?
天剑一脉的要内直觉更是加强了紫辰雪的这种感受。
然后…
紫辰雪开始对除了妙妙、指点妙妙的神秘人之外的第三个人感兴趣了。
她特别想弄明白为什么夏极会给她这种感受。
当一个女人对某个人或者某个事产生兴趣的时候,那么她就会化身成一只猫。
若是不弄清楚答案,便是睡不着的。
而若是这个人或者这个事足够的有趣,那么女人就会痴迷其中,难以自拔。
紫辰雪终究不是没成长起来的妙妙,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对夏极“难以自拔”了。
因为…这个男人太神秘了。
他身上似乎有数不清的秘密。
不,
与其说是秘密,不如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个秘密。
紫辰雪从没见过这种人。
既然,守株不曾待到兔子,那位剑修没有来,紫辰雪就决定不再傻等,而是要做些事。
而既然妙妙已经有了老师,她也不好再指点…
如此,紫辰雪便是盯上了夏极。
虽说天剑一脉传女不传男,但她不传夏极“天剑一脉”的剑法不就好了嘛。
她当了近百年的学生了,难得出山要做老师,结果还没做出。
那么,就收下这个神秘的少年,先过一过做老师的瘾,顺便再慢慢等那位神秘剑修。
重生香港壬子年 半升红豆半升黑豆

这一天早晨,
紫辰雪趁着妙妙外出,便是决定赐予这少年机缘。
娇柔的声音在空室内响起。
“齐墨,你可愿拜我为师?”
夏极瞥了她一眼,无悲无喜道:“我是听雪学院的学子,不可再拜其他门派。”
紫辰雪道:“我并不是让你转投其他门派,所以并无关系。”
夏极看着这紫衣剑仙,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隐约对这位剑仙有着力量评估——应该是到神通境了。
只不过,因为天地的缘故,这冥古时代的神通境应该比千万年之后的要强上许多,中间跨度也很大。
紫辰雪好奇地看着他的眸子。
那是干净、清爽、甚至连不卑不亢都没有的、完全平视着她的眸子。
夏极忽然道:“那白仙子可愿意先帮我一个小忙?”
紫辰雪有些生气了,给了机缘你不要,还要我帮忙?
夏极坦言道:“我在听雪书院有一机缘,院长答应予我八卦聚灵阵…
这些天,我已经探查过苍云山,寻找到了安阵之地。
但是,我缺一个守阵之人,白仙子若能帮我守阵,我定让仙子如愿。”
如愿?
紫辰雪冷冷地吐了吐舌头。
江湖遊客 在水好幾方
她一吐舌头,就看到对面少年微笑着看着她。
紫辰雪顿时更加恼怒了,只觉得自己的小脾气竟然被眼前这少年看到了,可是说嘲笑却又不是…
因为,少年的目光有着几分和蔼可亲的感觉,好似一个阅尽世事、看惯春秋的智者在看着她。
白辰雪要疯了。
见鬼。
什么和蔼可亲啊?
为什么有这见鬼的感觉?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
但心底对这少年的好奇更加膨胀了。
她想了想,护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聚灵阵虽然强大,但却只能动用一次,且动用阵法聚灵之人并不能控制阵法的停止。
通常来说,聚灵阵阵心之人一旦停止吸取灵气,阵法便会自动结束。
所以,一个连血劲都没有掌握的少年动用聚灵阵,完全就是奢侈。
紫辰雪心底暗暗道了声:
“最多便是用聚灵阵,生出些真气罢了,护阵便护阵,时间也不会太久就是了。
根源红月
何况,如此一来,也可以借此机会,多观察观察他。”
想到这里,
紫辰雪应了声:“好,我帮你护阵。
但是,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夏极温和道:“事成之后,我定让仙子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