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63 入秋相伴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被西院那群家伙研究出来的各种雷确实很厉害!不管是阴人,还是攻城,都堪称完美,绝对是一杀一大片!
但是,要它们在处处都是道路的大草原,对付来去如风的骑兵?这点萧寒自己都没底。
更别说,在他的记忆里,还清晰的记着他这场战役的结局,并不是两方稳扎稳打,一方彻底压倒另一方的煌煌之战,而是以李靖的单刀直入,奇兵天降结束!
对于萧寒来说,还是那句老话!既然历史证明这东西好用,他就不要再想节外生枝,万一一个不好,弄巧成拙,到时候他哭都没地方哭!
“老任,你也是老军伍了,应该知道武器,只是左右战局的一个小因素!指挥和人,才是战争的重中之重!
如今的火器,还远没达到可以压过一切的时候!如果让李靖贸然舍弃他最擅长的东西,我觉得反而是舍本逐末了!”
起身绕到任青身后,萧寒轻拍了拍他那宽阔的肩膀,语气恳切的说道。
萧寒身前的任青深吸了口气,激动的神情逐渐恢复。
他为人刚强,却并不顽固!
知道萧寒说的话,确实有他的道理!但是一想到这场战争的重要性,以及西院为之奋斗的三年时光,心中依旧有些五味杂陈。
“放心好了,虽然李靖不会轻易使用火器,但是我已经跟他商议好了,新火卫的人会跟在他的后面!”
就在任青还在沉默不语的时候,萧寒的声音再次传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仿佛一颗灵丹妙药般,瞬间让任青的担心消失不见,就连嘴角,也逐渐透出一丝微笑。
“呦,今天笑了两次了!”
萧寒很敏锐的瞅见任青这丝一闪而逝的笑容,扶着他的肩膀故作惊奇道:“你会不会跟座山雕一样,三笑就要杀人?”
“座山雕,是谁?”
听到萧寒不着边际的话,任青的笑容消失,扭回头皱眉的看向身后的萧寒。
“座山雕啊,那可是一位牛人!”
萧寒使劲捏了捏老任的肩膀,哈哈一笑,脑海里却不由想到那句经典唱词:“跨林海,穿雪原,气冲霄汉!夜一程,昼一程,星月轮转!”
一个山贼,自然无法与曾经的大内第一侍卫任青相提并论。
而萧寒,更不是那个用尽手段,才能杀人的杨子荣!
此刻想起这两人,或许只是萧寒觉得他们跟如今的形势很像。
突厥,就是看似强大,实则日薄西山的座山雕。
而杨子荣,则是一心剿匪,平定四方的杨子荣!
————
时间,很快到了入秋。
这个时节,正是草原上一年中最好的时节!
水草丰盛,牛马健硕!
新生的小羊在草地上奔来跑去,不时用头顶一下玩伴,发出阵阵“咩咩咩”的叫声。
草原上壮硕的汉子拿着马鞭,驱赶着牛羊从一块草场,陆续赶往下一块草场。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1363 入秋看書
草原上的女人则坐在毡房前,一边看着那些小羊玩耍,一边摸着日渐隆起的小腹,神态安详。
熬过一个堪称恐怖的严冬,再经历过春夏两季的修养,到了秋天,草原上的突厥人似乎已经恢复了元气,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
只不过,表面上的美好,永远都是存在于表面!深藏在内部的沟壑,却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时间填平!
“连续三年的严冬,已经让突厥人的牛羊减产大半!以前面那个小部落为例,他们三年前还是一个中型部落,不管是牛羊,还是人口,都是现在的两倍还要多!现在,却只是一个小部落罢了。”
许久未曾在长安露面的唐俭,此时赫然出现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而此时陪伴在他身边的,则是一支常年在草原行走的萧家商队。
“嗯。”唐俭听完了商队头领的话,缓缓点头,再向着远处那个部落看了看,低声叹息道:“他们的人口是少了,但是战力却没有下降多少。”
“是啊。”
站在唐俭身边的商队头领同样叹息一声,愤恨的说道:“这些没人性的东西!每当冬天大雪降临,总会让老弱病残待在帐篷的最外围,妇女幼儿在中间,壮硕男子则躲在最里面!
吃饭也是尽着男人先吃,女人喝汤,老弱只能吃点残羹,所以一场严寒下来,死的都是老弱和女人,男人却依旧活蹦乱跳的,还有能力去我们边陲阵子打草谷!”
唐俭在草原上与突厥打了多年的交道,对于草原人的生活习性自然不陌生!
在一开始时,他也觉得草原上的这种做法是天打雷劈的不孝行径!
可在后来的接触中,才慢慢看清楚,这也是他们是为了延续种族,不得已才想出的法子。
草原的冬天,真不是一般的恐怖!
没有砖石瓦房御寒的草原人,只能靠着一顶羊皮毡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如果这个时候不优先保护青壮,就算是熬过了冬天,单靠一些妇孺老幼,如何在下一年里去争夺草场,牛羊,以及营地?
没有草场,牛羊,营地,一个部落,也就到了消亡的时候!
草原上的汉子都是热情洋溢的,所以他们不介意笑着接受你的一切财产,女人,牛羊,哪怕是孩子!
唐俭曾经亲眼看到过突厥人之间的部落吞并。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63 入秋推薦
前一阵子还聚在一起喝酒祭神的草原人纵马突袭,拔刀互砍!直到一方的最后一个成年男人倒下,获胜者才会狂笑着与同伴争夺战利品。
染血的毡房被瓜分,丧失丈夫的女人被抢夺,牛羊被赶进自己的圈舍,没有记事的孩子也会被抱走。
最后失败方剩下的,只有老人,与那些无辜的半大孩子。
不过,留这些人活下来,不是草原人的怜悯之心!
这种高贵的品质太过于稀少,不会出现在以凶残著称的突厥人当中!
留他们下来,只是为了带他们回去,好让部落里刚成年的孩子见见血!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养他们的凶性,供他们成长!
突厥,一个对于自己的族人都如此之狠毒的卑劣种族,又何况对于其他人?!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357 東院展示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任青的身体有些僵硬,明显很不习惯萧寒这种热情的打招呼方式。
幸亏萧寒也只是熊抱了一下,很快就松开了手,否则很难预测,任青会不会一脚将他踹出两里地以外。
“哈哈哈,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难不成你在家很老婆一起,也这幅僵尸脸?悄悄告诉你,据说人的肌肉久不活动,会退化的,别等老的时候,脸都没了~”
看着萧寒跟任青勾肩搭背的模样,几个新跟在任青身边的军士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自从他们认识任青,就从没见过有人敢在他面前嘻嘻哈哈!今天这个年轻人不光笑的奸诈,甚至还敢揽着他的脖子好一通挖苦?关键是,任青还不生气?!
超棒的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357 東院鑒賞
这些人或许还不知道,被他们称为鬼见愁的任青可以对任何人横眉冷对,唯独对眼前这位无计可施!
以前刚认识萧寒的时候,不过是摔了他两下,就害得自己拿胳膊开刀用来赔罪!后来更是远走林邑,去跟猴子玩了小半年。
现在,听说他又有个航海计划,得去几万里外的天边,任青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还是安分的守在这块土地行了,万一埋骨万里之外,魂魄都游荡不回来……
“萧侯说笑了,走,我领你去工坊看看……”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任青摆脱萧寒,转身向山上走去。
萧寒见状,也不以为意,紧走几步跟在任青身边,口中滔滔不绝的诉说着自己这一年多的见闻。
本来,很久未见的老相识应该会有很多话说。
但是任青这家伙,别说三棍子了,就算给他三**,也炸不出一个屁来!所以这一路上,基本都是萧寒在说,任青听着,偶尔皱一下眉头,或者咧一下嘴角,都算是互动了。
优美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57 東院展示
蓝田县附近的这处武研院就在这座山上,萧寒以前只是听说过,真正看到,今天还是第一次。
只不过,他一直很怀疑,把武研院建造在山上,真的方便么?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实验器具,消耗材料,该怎么运到山上?
也幸好,武研院只做研究开发使用,要是制造工坊也在这里,那前面说的先不算,巨量的材料如何运进,做出成品如何发出,都将是一个大问题!
跟着任青一起,萧寒沿着蜿蜒盘旋的山路一路向上攀爬。
一开始,他还饶有兴趣的一边跟任青说话,一边四处张望周边的环境,可到了后来,累的话也没了,眼神也不乱看了,只记得机械的迈步。
到了最后,萧寒的两条腿都走的酸涩肿胀,跟灌了铅一样,这才终于看到了石阶的尽头!
“呼,累死老子了!”
看到前面的任青在石阶尽头处停下,萧寒知道总算是到了地方,当即颤抖着腿肚子,一屁股坐在了石阶上,与同样气喘吁吁的小东,愣子靠在一起,大口的喘着粗气。
“呼……这哪个…天才找到的地方?”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357 東院相伴
看着头顶上面还有十来道的石阶,萧寒其实内心很想大骂“这是哪个缺心眼的”找的地方。
但是抬头看看上面正挤了不少人朝自己看来,又怕那个缺心眼的正好就在这些人里面,所以话到临头,又给他生生咽了回去,改换了一个含蓄点的词。
“侯爷!”
“侯爷您来了!”
没有人回答萧寒的问题,反倒是有几个眼熟的面孔激动的跑了下来给萧寒见礼。
这是两院合并后,从西院调集过来的大匠,如今见到老上司到场,自然倍感亲切!只是老上司如今的模样有些狼狈,跟他们平日吹嘘的青年俊彦多少有些出入。
“老邓,老姜?你们来这里了?哈哈……哎呦,拉我一把,站不起来了!”
萧寒听到声音,费力的往上看了看,等看到来人,这才咧嘴笑了笑,想站起来打个招呼,却突的感觉腰间一酸,刚抬起的屁股又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地上。
“哎呀,侯爷您慢点,我们来扶你。”
两个大匠没想到自己的名字还能被萧寒记住,激动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看到萧寒打了一个趔趄,这才赶紧上前,一左一右的将萧寒从地上搀起,往上走去。
其实,以萧寒的年纪,平日里也不至于这么虚,爬两里山路就站不稳。
可是昨夜难得闺女睡的早,他一时没忍住多日积攒的浴火,就跟半推半就的薛盼行了周公礼,还不止一次……
下场就是从早晨开始,他就腰酸背痛腿抽筋。
颤抖着腿肚子站起身,萧寒捂着酸痛的腰眼,想着昨夜的荒唐,唯有苦笑摇摇头。
哎,少年戒之以色!老祖宗说的太对了!自己这才一个老婆就尚且如此,小李子后宫佳丽三千,那日子是怎么过得?
怪不得大多数的皇帝都是短命鬼,要是天天这样的蚀骨销魂,怕是铁打的身子也挺不住!
“这两日事情太多,有些操劳过度,不妨事,走,我们先去看看作坊。”
被两人搀着巍巍颤颤的往台阶尽处走去,萧寒哪里好意思说是昨晚出力太多?才导致今天连爬山的力气都没有!所以只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一下。
老邓和老姜两个大匠也压根没往那些龌龊事情上想,只当萧寒是一心为公,即便是累成这样也不先歇歇,还在记挂着作坊,所以在心生敬佩的同时,搀扶他的动作变得更加小心了几分。
都说行百里者半九十!萧寒今天才算是真正知道这句话的含义。
前面那么多台阶都爬上来了,到最后这十来阶,给萧寒的感觉却是无比的漫长。
这还是在两个人搀扶的情况下,要是没人搀着,萧寒觉得给自己半个时辰,也爬不上来。
等到最后一道台阶终于迈过,萧寒的眼前豁然开朗!
石阶的尽头,竟是一片足有一个半足球场的巨大平台!
而平台上面,除了围着边建造有一圈木屋小楼,只有在平台的最深处,能看到一座古旧的宫殿式建筑!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是一座庙宇?
(昨天元宵节,有些事耽搁了,没写,请各位看官老爷原谅则个,并且送上一个迟到的元宵节祝福,小伙伴们天天开心呦)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334 賠禮道歉讀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你是长辈,你的身份高,这些就是你的道理?”上前一步,段志玄看着李元景问道。他觉得这个理由不错,很简单,也很扯淡!跟他一贯的风格竟有些向像。
“对!天大地大,孝道最大!你们以下犯上,这就是罪过!”李元景假装没看到俩人之前的嗤笑,依旧梗着脖子说道!
只是说起来有些可悲,他这个嘴上的“孝子”,已经有好几年没去深宫中看望过自己的老爹了!而且不光不去看,平日里连提一下,都怕被小李子听到,记恨上!更别说什么昏定晨省,嘘寒问暖。
“天大地大,孝道最大?”
听到这句话,萧寒立刻总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向李元景。
这个家伙竟然是个王爷?还是李家的王爷?这样的话,他也敢乱说?怪不得以后会被卷进房遗爱谋反案,被活生生砍了脑袋!
清了清嗓子,萧寒朝着一旁无人处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天地君亲师!这是先圣制定的五伦天理!孝亲排在倒数第二!且不说最前面的天地,就算是君父也在他之前!而你却说天大地大,孝道最大!岂不是无法无天,无君无臣,败乱`伦理之徒?”
萧寒说这些话的声音并不算大,但却听的李元景心里,却不亚于晴天霹雳,吓得他当即面如土色,汗似雨下!
生在皇家,他就算再蠢笨,也知道先有君臣,再有父子的道理。
因为这不单是伦理纲常的排序,更是对于皇权的一种维护!而且,自己的二哥得位不正,所以对这些尤为看重!如果他知道自己把孝道排在第一,会不会以为自己这是在讽刺他?
一想到这,李元景就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急的他连连摆手道:“孤不是这个意思,孤没乱`伦!”
“咳咳……你乱没乱`伦我怎么知道?”
萧寒在心中鄙夷了一句,不过,他本来也没打算在这上面做文章。
和李元景一样,他对于李家内部的这些事,也是能避就避!历史已经证明,这些东西,谁参和,谁倒霉!还是八辈子的那种!
“这么说,你也同意天地君亲师是吧?”萧寒嗤笑着问。
“同意!同意!”李元景也顾不上啪啪啪的打脸了,一个劲的只顾着点头。
笑话,打脸虽疼!但总比被二哥记恨上强,真忘了大哥,三哥是怎么死的?
“好!”
萧寒见状,满意的点点头,又侧过身子,指着那些停泊在水面上的粮船冷冷的问道:“你可知,刚刚被你撞沉的粮食可是做什么的?”
“干……干什么的?!”李元景有些心虚的问。
他在一开始,就把这支七拼八凑,什么船都有的粮队当成了商贾所有。
哪怕老裘和马老六跳到船头高呼这是军粮,他也权当是放屁!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34 賠禮道歉讀書
哪有军粮不经军队运输,而是由各类百姓自行运送的?真欺负他这个右晓卫大将军是白痴?
正因为这个原因,一开始的他才那么嚣张跋扈,要不然,但凡跟李世民挂勾的,他都恨不得躲天边上去!哪敢主动往上凑?
可是,现在这事情已经越牵越大,不光引来了洛阳刺史,三原县侯,就连公主也一块给拽了进来。
到了这个时候,李元景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些粮食是真有问题,所以他现在也是越来越没有底气。
“这粮食,可是陛下准备……”
段志玄心直口快,见李元景问起,张口就想告诉他这是准备打突厥的粮食!好吓一吓这个二百五。
幸亏萧寒见势不好,在他脚面上狠狠跺了一下,才给他把下半句话全憋了回去。
“刚刚他们对你喊这些粮食是军粮你不信是吧!那我告诉你,这些粮食,还真就是军粮!
而且,它们还是陛下实验南粮北调,供应军队的重要一环!每一船,每一袋,都明确记录在案!你刚刚无故撞沉了两船,等回长安,我一定对陛下言明。”
“我……”
听到萧寒的话,李元景再次大汗,支支吾吾的半天,才终于说道:“我不知道这些是军粮,而且那两船,也不是我无故撞沉的,是手下操舟不当,不小心撞上的!对,一定是这样!
这都是无心之失!这样吧,我也不追究你们撞我船的事情,你们也别跟二哥说遇到我,行不?”
憋屈的说出这句话,李元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还好好的,现在就能变成这个样子!
他堂堂一个李唐的王爷,以前去哪不是作威作福,予取予夺?什么时候这样低声下气过?
“哼哼,小子你等着!以后山高水远,我们走着瞧!”李元景在心里暗暗发着狠。
他以为自己这样放低姿态,已经足够给对方面子,这事就应当揭过去了。
哪里料到,萧寒却缓缓摇头,从嘴里吐出两个字:“不行!”
“什么?姓萧的!你……”
李元景闻言大怒,又要发飙,就听萧寒接着说道:“此事我会去陛下面前……”
萧寒口中的“陛下”二字,简直就像是附有魔力一般,只要一说出,这李元景瞬间就从怒汉变成了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1334 賠禮道歉展示
“咳咳……有话好商量,好商量嘛……二哥每天日理万机,这事真没必要让他费心!你就说,咱兄弟这件事,怎么处理好吧!”
李元景可怜巴巴的求饶,甚至都不惜以兄弟相称,浑然忘记他刚刚还喊过这俩人“贱民”。
萧寒见状,只感觉大为痛快:“怎么处理?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你……行!”
听着萧寒把自己的原话反送给自己,李元景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后却还是咬牙切齿的点点头:“赔多少,你说个数吧!”
“赔多少?马老六!马老六!你他娘滚过来!”
萧寒转身朝着旁边大喝一声,早就看呆了的马老六连滚带爬的就冲了过来,一脸的谄媚都要滴出水来!
好家伙,一个县候,把一个王爷呵斥的跟狗一样,普天之下,也就这位爷能做到了吧?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319 會議看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哎呦我去!这黑脸家伙,确实有点嘴上的本事啊!”
听着李世民对魏征的称呼由“你”,到“卿”,最后再到“爱卿”!
程咬金和柴绍这俩兄弟把嘴惊的,都快能塞进俩鹅蛋了。
俩人刚刚还在想这位仁兄待会是去岭南,还是崖州好呢?
现在看来不用想了,有这几句义正辞严的马屁打底,升官,倒是成了现在最大的可能。
不光是这俩人这么想,其他大臣,也都是这么想的!
拍马屁在座的谁都会,但是能把马屁拍的如此清新脱俗,如此切合领导心意,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个叫魏征的黑脸家伙,嘴皮子功夫确实厉害!
面对着众人或惊奇,或嫉妒的目光,魏征泰然不变。
有过三次易主经验的他,早就对这种表现自己的机会拿捏的分毫不差!
可千万不要以为历史上的人镜魏征,只是一味的敢说敢言,正直无私!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線上看-1319 會議熱推
如果他不懂变通,在这复杂的乱世格局中,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同样,要是他过于正直,也不会曾跟李建谏言,直接暗中弄死小李子,一了百了。
所以,一个心怀正直,却懂得随势而变的魏征,才是真正的魏征!
魏征这次的变通,赌对了!
接下来,李世民金口一开,直接把他提进了秘书监。
虽然官职未动,但这工作性质,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书记官,说白了就是人形记录笔,只能记,不能说!
可秘书监,那是天子智囊团里的人物!可以说,他也是从这一刻,才真正登上大唐这方舞台。
“好了,不说这些人了,您们说说你们的意见!”安排过了魏征,李世民的怒气总算是消散了不少,他往后依靠在椅背上,慢慢扫视了一眼下方诸臣开口问道。
“我们的意见?”
不过,此时下面大臣听到李世民的问话,一个个唯有在心里苦笑:你上来就连吼带吓的,我们那里还敢有什么意见?要是真不长眼,跳出来说不能打突厥,你还不先把我们生剥活吃了?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人存着不想开战的心思,这时也只能把它深深埋在心底,不光不敢表露出分毫,还要表现的比谁都积极。
“打!”
“狠狠地打!”
“打他丫的!”
一瞬间,众大臣群情激昂,纷纷请愿!
程咬金,柴绍等一干武将,更是激动的要直接撸袖子,恨不得立刻飞到草原上,与颉利厮杀一番。
主位上的李世民见此场景,一直阴着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些笑容。
他是一个有主见,且坚持主见的帝王!
这次开会,他的目的也很明确,他并不需要咨询那些大臣的意见,而是单纯想要他们这些人的支持!
因为只要有了这些大唐高层的支持,哪怕外面蹦跶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对如今的大唐有什么影响!
“好!既然决定要打,那咱就要打胜!打服!”
见到时机成熟,李世民终于重重的一拍桌子,对下面的李靖说道:“李靖!你觉得,这次对突厥该出兵多少,才能取胜!”
作为大唐的军神,李靖从来都是一个极度冷静的将领。
他在一开始猜测出李世民心意后,并没有急着跟程咬金他们一般,忙着表露自己攻打突厥的决心,而是默默在心中开始盘算起出兵的事情。
所以,此时听到李世民问起,他想也不想的就起身,缓缓答道:“回陛下,微臣认为,三十万大军,应确保万无一失!”
一句话!李靖只说了一句话!
整个大殿瞬间便安静了下来,甚至比一开始,还要安静!
在座的所有人不管之前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动作全部都停顿了下来!仿佛时间,也在这一刻被冻结,只剩下一双眼睛,紧紧的盯在李靖身上。
李世民脸色有些苍白,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摇晃了几下。
自家人知自家事!如今大唐有多少兵,没有人比他这个皇帝更清楚!
唐初年间,天下兵马分内府和外府,这其中的兵将人数都是固定的!
如果不算瞒报,谎报,吃空饷的,内府中的五府三卫应该有4万人。
而外府则是由几百个折冲府组成,其中上等折冲府1200人、中等1000人、下等800人!
除去不满建制的个别地方,两项加起来,总兵力约26万人。再加玄甲军,左右羽林,左右龙卫。
全大唐总兵力,现在也就三十万!
而李靖刚一开口,就是三十万!
这是要把全国的兵都要拉过去打仗啊,家里连个看门的都不准备留了!
“李靖!你可知三十万人代表着什么!”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李世民在恼怒的同时,心中又有些苍凉。
前隋时候,杨广征高句丽可随随便便拿出百万兵之多!
可到了他这里,举全国之力,都拿不出三十万人,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微臣知道!”
面对着愤恨交加的李世民,站在殿中的李靖却依旧是那副茅坑里的石头模样。
不得不说,这位大**神在军事上可谓震古烁今,可要是在政治人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门外汉。
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三十万人,李世民不会给,也给不出来,可他却偏要提出来!
这样子的要求,不光没有半点作用,还会在皇帝的心里留下一个大大的疙瘩!
就算以后这仗打赢了,这疙瘩也不会解开!
看着静静立在那里的李靖,李世民良久才长出一口气,然后缓缓摇头说道:“既然知道,那你就该明白三十万人是绝不可能的!朕拿不出那么多兵马。”
李靖眼皮垂了下来,仿佛沉思片刻,这才又抬起头道:“那就二十万!微臣有七成把握,攻下**厥。”
“不成!”李世民这次也懒得发怒了,直接冷冷的甩出两个字!
如今大唐并不是一片祥和,边界要守,内乱要镇,一次动用全国三分之二的兵力,他怎么可能答应?
李靖脸色又变化了一下:“十五万!微臣五成把握,杀进草原,驱逐颉利!”

q63f5优美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296 夜話-38fn1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极品兵神 鱼儿小小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主播娇妻 水弄月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总裁的重生小影后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红尘 燕歌
后会无妻
噬魂夺魄枪 陌染神月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咯咯……”
愛情 保衛 戰
紫衣看出了萧寒的窘态,不禁“噗嗤”一笑,在这笑容下,似乎整片夜空都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侯爷刚刚念得诗很有趣,不过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出世之人的感悟,不像是您的诗啊?”
笑过之后,紫衣很自然的理了理鬓间的发丝,把话题从暧昧,引到萧寒刚刚念的诗句上。
“啊?哦!”
萧寒见紫衣不纠结那段至尊宝的名言,而是说到诗句上,脸上的窘态终于散去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劲?做不了禽兽,也不能连禽兽都不如吧?
都市 無 上 仙 醫
“不错,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果然厉害!”
自嘲的一笑,萧寒挺起胸膛,上前两步与紫衣站在一起,凭栏远望苏州城内的星星灯火。
不过两人此时虽然站在一起,却并没靠在一块,中间还留着一个人的空档。
望着城里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彻底去了尴尬的萧寒长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道:“这是两位高僧的对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和你说的一样,它却不并适合我!我一直以为,等待的时间太久,做人应该只争朝夕!”
“等待时间太久么?”
紫衣侧过脑袋,深深地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回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是啊,应该朝夕与争,方才不负韶华。”

djuul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294 着火-b43a9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沈默的冒險家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戰神滅 於子木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契约休夫:全能王妃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新书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重生之鐵拳無敵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鬥戰九天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